浓墨重彩写未来——对话河北省青年画家齐鲁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浓墨重彩写未来——对话河北省青年画家齐鲁
  • 来源:书画圈网
  • 时间:2020-12-11

  


 齐鲁,1989年生于山东滕州,研究生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现就职于河北省美术研究所,任艺术室主任,并任河北美术学院外聘导师、天津市书画艺术研究会花鸟画艺术研究院理事、保定开明画院委员等职。作品收录于《人民艺术家》《艺术市场》《中国书画》《北方美术》《艺术实录》《文化河北》等杂志。

初见齐鲁,满脸的微笑,使人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忙碌的身影,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年轻有为,很具亲和力,很有文化气息的艺术家。简单的介绍之后,齐鲁就明白了我们的拜访意图,放下手中毛笔,亲切的接待了我们。

齐鲁带我们参观了他的工作室,同行的同事都惊叹不已,墙壁上形色多样的花卉、花鸟、鱼虫栩栩如生,似有一种贴近自然,花香扑鼻、鸟儿的蝉鸣的真实感。




张泊洋:齐老师,您的画作为什么多以写意花鸟画为主?

齐鲁:其原因有二。第一,这与我童年的生活环境密切相关。从小生活在乡村的我,出门求学的几年里,家乡的一草一木,花、鸟、鱼、虫无不深深的印在脑海里:高粱地里的一片火红,盛开的棉花如云朵般柔软,葫芦藤下七兄弟大小不一、错落有致,架子上的豆角长到托地,大公鸡两眼盯着虫子满院跑,吃饱的大胖鸟停驻枝头,盛夏的昆虫游戏逗趣,这样的情景历历在目,倍感亲切。家乡给我带来的是安宁与自在,在绘画创造做中,我不断尝试着去融入真实的情感,把自己的质朴与天真带入其中,使画面更加贴合内心,期望与更多人达到共鸣,让观者感受到一份田园乡间的闲适与悠然。第二,绘画是表达自我的重要途径。我虽无动荡年代画家激情澎湃的热血,亦无古代文人郁郁不得志的悲愤,但我更倾心于陶渊明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的豁达,醉心于陈淳淡墨散逸的闲适。我所选择的花鸟画题材大多是身边的事物,更容易捕捉到自己内心的情感以及情绪。对于写意花鸟画的理解从一花一叶开始启程,沿袭前代的笔墨技法语言,并加以改造为我所用,并以此来反映自己内心的情感追求。




张泊洋:据我们的了解,您从2012年起至今在全国各地参展50余次,您的创作灵感除了来源于您的家乡,是否还受前人画家的影响呢?

齐鲁:花鸟画在中国传统绘画史上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从宋元时期达到第一个高峰以来,可谓是名家辈出。以王冕,徐渭,石涛,齐白石等人为代表的先贤大家在,分别创作了不同的独立艺术风格的同时,促进了花鸟画绘画技艺的高度成熟,也建立了鞭策后世画家进取的艺术标准和境界。我十分注重对前人的宝贵艺术财富和创作经验的学习,你们看我的作品就能发现,无论是在绘画技艺和艺术理念上,还是在书法用印等方面,无不彰显了古典艺术之风对我绘画创作的深刻影响。 




张泊洋:您所创作的花鸟画多以怎样的结构来抒发情感的?

齐鲁:中国画中,凡以花卉、花鸟、鱼虫等为描绘对象的画,称之为花鸟画,是中国传统的三大画科之一。花鸟画中的画法中有工笔写意兼工带写三种。我所坚持的写意花鸟画构图以简为上,达到以少胜多以一当十的目的,着重把握画面空灵的构成形式,在创作中要注意在洗练、概括、含蓄方面的追求。将具体的物象转化为一种新的意象语言。在工写中寻求的是一种艺术的形式美感,并未表现现实的自然状态。在写意简与繁的表现中,力图通过画面空灵的构成形式,去展现一种情绪与意境。




张泊洋:除了对生活中物象的写生之外,您还有什么其他的学习途径和学习经验么?

齐鲁:一是,通过对前人绘画的不断学习,深入体会。在这个过程中去感悟传统笔墨的内涵与真义。二就是旁取博收,不只是去揣摩前人关于绘画的文字,更是通过阅读与思考来涤除心灵的尘滓,从而清心地以消熟虑。我通常借助于对传统语汇的理解与领悟,经过不断的创作实践,努力地通过绘画创作来表达自己的心象。其实这种心象的反思与呈现,是每个画家都会经历的过程,会将伴随绘画者整个艺术生涯。对我来说,也许目前还远没有达到炉火纯青之境,但这探寻的过程也是迷人和独特的。在绘画创作中,通过抒发思想感情,体现时代精神,间接反映社会生活,在世界各民族同类题材的绘画中表现出十分鲜明的特点,也是在当代环境下最真实地心灵的回应。




张泊洋:在您的绘画实践中,您是如何认识笔墨与绘画的关系呢?

齐鲁:研习前人的画作,并且积极以现代意识更新自己的艺术理念,笔墨之间自然而然就有了令人欣喜的风采和艺术感染力。石涛曾说:墨之溅笔也以灵,笔之运墨也以神。绘画创作不能生硬地用笔墨去制造某种他人的意象,而是将自己的性情和精神气质融入到了笔墨中,并且努力在描绘属于自己的艺术意象时,既显现出墨法的灵动,又表现出笔法的精神。





伴随着我们的提问和齐老师耐心的解答,实实在在近距离接触了齐老师的绘画创作,让我们感受颇多。简单地对话,认真地观摩,使我对齐鲁的花鸟花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和了解。

齐鲁作为一名的花鸟画的创作者,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作品是《晨朝》,所绘之雀可谓是栩栩如生,对于喙,目,羽的勾勒颇为细致,而且形态动作十分逼真,可以看出画家应当是有过细心观察,才能对于鸟雀的样貌姿态掌握得如此生动具体,而这些都是带有工笔意味的,但是画中草木则是在错落有致中透露出画家内心的意致情趣,显然可以看出他试图开发笔墨之中无限的抽象性、表现性和情感性,以达到写意之笔。《晨朝》只是齐鲁众多绘画作品中的一个,总览其各类绘画,他的作品具有兼工带写的风格,花鸟相配,动静结合,栩栩如生。




中国的花鸟画,无论是写实还是写意,终究是追求借花鸟鱼虫抒情寄意,这就要求了创作者最终必须建立自己的艺术语言,如此才能淋漓尽致地将自己的心境和艺术情趣倾洒到宣纸之上,当然,以普遍而论,这也是一种文人风情和情趣的表现。齐鲁的艺术风格虽然尚未完全成熟,但是其中却已经有了独特的味道。首先,我们可以看出,他的作品中对花鸟的描绘并非是对生活的简单再现,更没有千人一面的表现所谓的生活情趣,而是将那些属于生活的物象经由心灵的提炼,在画中再现为一种崭新的艺术语言,他正努力形成属于自己的美学世界。另外,齐鲁对于某种具有相似性的意象形式的重复描绘,例如对一花一鸟的描绘,显示了他似乎正在寻求某种具有普遍性的形式美感,这是他对形成独特艺术风格和丰富花鸟画艺术语言的双重探索。 



当然,在齐鲁的画作中,我们也看到了一位年轻的画家将自己主观世界的精神情感融入艺术创作的努力,这也是中国画创作的永恒命题。我们不能说齐鲁的花鸟画具有某种永恒的魅力,但是其中的已然具有了令人沉醉的吸引力。 




画家齐鲁目前还处在创作的学习阶段,我们对他的艺术做出任何定论都是粗暴的,在他艺术世界里依旧充满了多种可能性。尽管他的作品多是一些乡间的题材,有些也许渺小到我们不曾留意,有些也许太过普通从未曾入画。但在齐鲁的画中,能看到他尝试去发掘它们的美感,把它们表现的更加优美、更加灵动,能够在平凡中感悟到不凡,能够入俗而得雅赏。如今,我们看他的作品,更多地,看到的是一种希望,有关他画作风格达成的希望,有关他在未来花鸟画艺术创作的希望,更是有关他在河北美术界乃至中国美术界留下属于自己的浓墨重彩的希望。(本文刊发于《文化河北》书画名家栏目第6期)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