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全球最高纪录诞生!两封信2.67亿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赵孟頫全球最高纪录诞生!两封信2.67亿
  • 来源:书画圈网
  • 时间:2019-11-20

 


赵孟頫《与郭右之二帖卷》嘉德拍卖现场


20191119日晚,赵孟頫早期书札《与郭右之二帖卷》在中国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中以2.67375亿元成交。这一价格也创造了赵孟頫作品的最高价纪录,亦成为中国嘉德2019秋拍最贵拍品。

在中国元代,赵孟頫是一个影响最为深广的天才式文人。他是宋皇室后裔,从小受良好的文化道德教育。青年时代,就以多方面的学养与才艺受人瞻目,成为“吴兴八俊”之首。“是第一流的政治家、经济学家、文士、诗人、音乐家、书法家和画家。”



 

赵孟頫《与郭右之二帖卷》嘉德拍卖现场


据现场了解,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两通信札现场以8800万元起拍,现场和委托席最少有4个买家参与竞拍,价格交替上升,一口百万的价格很快来到1.75亿,随后进入到胶着状态,3个委托方在电话后经过多轮竞拍,超过一个小时的拍卖后,最终是以2.325亿元的价格落槌,加佣金以2.67375亿元成交,被8082号牌投得。




赵孟頫《与郭右之二帖卷》含《应酬失宜帖》与《奉别帖》,均为赵孟頫早期所作。

一通写赵孟頫在元朝要员程文海来杭州征召隐逸时矛盾重重、进退两难的复杂心理,以及朋友间在利益矛盾时他采取的果敢态度。另一通写他对朋友经济受困的关切与同情,和自己在京城独处的孤独。情绪激动,书法写得波澜起伏,跌宕恣肆。两通书札,一通可见其早年师法古人的取向和功力,一通可见他直抒性灵的书道新境。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辨读

《奉别帖》


二帖皆纸本,前帖高16.1公分,长74.8公分。行草书三十二行。因起首有“奉别”二字,故著录家皆称之为《奉别帖》。其文为:孟頫再拜,右之二兄坐前:孟頫奉别以来,已复三年矣。夙兴夜寐,无往而不在尘埃俗梦间,视故吾已无复存者。但羸得面皮皱折,筋骨衰败而已。意谓吾右之优游闾里中,峨冠博带,与琴书为友朋,不使一毫尘事芥乎胸臆。静中所得,便可与安期羡门同调。近忽得家书,知右之因库役事,被扰异常,家事亦大非昔比,今见挈家在苕玉兄处。令人惆怅无已!然时节如此,切不可动吾心,是有命焉。但安时处顺,自可胜之耳。不肖一出之后,欲罢不能。每南望矫首,不觉涕泪之横集。今秋累辈既归,孑然一身在四千里外,仅有一小厮自随,形影相吊,知复何时可以侍教耶?因黄簿便,草草奉状,拜问起居,时中唯善自爱。拜意苕玉兄长及阿嫂,各请善保。不宣。十二月廿九日,孟頫再拜。


嘉德通讯129期·拍场撷珍 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辨读

《应酬失宜帖》


后一帖,亦纸本,高16.1公分,长38.8公分,楷行相间。因札中有“此番应酬失宜”句,各家著录遂称之为《应酬失宜帖》。全文为:孟頫拜覆,右之二兄坐前:孟頫早间承伯正传道尊意,自知叠数干渎为罪。掷还三物已领。但此番应酬失宜,遂有远役之忧。即虽见尔辞之,尚未知得免否?若必远行,将何以处之?忧烦不可言。奈何,奈何!外见伯正言及前此王维、兰亭二卷,此乃他人不知兄所以相与之厚。故有此谤。今谨以归还,使知孟頫亦非为利而然。示入幸也。专此代面。闷中作字,或直率告。不见罪。孟頫拜覆,二司户位。

二札虽然都是赵孟頫较早之作,但它们的艺术价值仍不可低估。赵孟頫才华横溢,他在书画方面的才能早就崭露头角,加以勤奋与见多识广,他的功力与才情在《应酬失宜帖》这件三十三岁的作品中已尽见端倪。此帖楷行错综,流丽俊美而应规入规,不难看出智永与二王父子对他的影响,然隽秀从容已具有他自家风神。因为法韵兼备,所以十分耐看。不像宋代一味“尚意”的大部分书家,因流于率易而缺乏经久耐读的艺术内涵。一种要力纠时习的革新精神已隐约于笔底。

《奉别帖》比《应酬失宜帖》晚六年之久,腕下显然多了一份纯熟朴茂之气。因为内容述及朋友处境的变易与自己妻儿远去的孤独,故情绪激动,心手放达,于是奋笔疾书,波澜迭起,然痛快中仍有沉着之致。雍容华贵是赵孟頫书法的主体风格,行草则极为少见。此件纵横腾跃,性情毕露,就益显其难能可贵。

两件作品,一以理法胜,一以意气胜,但从中已不难看出一个以二王为指归,以复古求出新,有丰厚文化底蕴,有坚定的别具一格艺术主张的艺坛领袖正从江南迈向大都迈向全国。中国元代因为赵孟頫而终于开启了艺术史的全新篇章。

赵孟頫真迹流传至今的稀如星凤。他的《与郭右之二帖卷》,是流传有绪备受学术界关注的名件。明代王惟俭、清代王鸿绪鉴藏并跋文于卷末;清代现于广东,经伍元蕙、何昆玉和何瑗玉兄弟、陆心源和陆树声父子递藏;咸丰年间曾刻入伍元蕙的《南雪斋藏真》中,并著录于陆心源的《穰梨馆过眼续录》。近代流入日本,经澄怀堂山本悌二郎、知名书道家赤羽云庭旧藏,并经过多次出版与展览。

作为研究赵孟頫生平、交往、书风的重要文献资料,多次被相关专家所引用。早在1983年,启功先生访日归来特意为他带回此二札照片,并嘱其好好考证这封信确实非常重要,你要给我好好考一考!

赵孟頫研究权威、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王连起先生曾在著作及讲座中多次谈及此作。2009年,为了国家收回此卷,王先生还曾与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先生东渡扶桑,仔细地阅看过原件。不论从史料价值与艺术价值看,都非常珍贵。(书画圈网综合报道)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