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秋拍 | 裸女与肖像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苏富比秋拍 | 裸女与肖像
  • 来源:苏富比亚洲
  • 时间:2019-09-17

 原标题:苏富比秋拍 | 现代视界:亚洲现代先驱眼中的裸女与肖像

裸女肖像主题之旷世杰作

裸女肖像作为西方绘画中的经典题材,亦见证东方艺术在现代化进程中之关键突破,不仅合璧东西,同时承古开新,绽放丰富多元的思想面貌。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秋拍隆重呈献「现代视界」专辑,囊括藤田嗣治、常玉及林风眠三位亚洲现代先驱裸女肖像主题之旷世杰作,以艺术家别开生面的艺术语汇及观看之道,为藏家呈献现代主义为全球艺术发展所带来的崭新视野。

在追求现代性的过程中,三位现代大师带着自己的传统训练走进西方世界,在现代生活中自我创造:日本的藤田嗣治结合日本狩野派及浮世绘,以及中世纪与文艺复兴以来的古典油画,开创标志性的「乳白色人体」,成为首位名扬巴黎的亚洲艺术家,《少女与幼犬》即为此时尖峰之作。

另一位毕生追梦巴黎的亚洲大师则是中国的常玉:同样以裸女饮誉欧亚,常玉的画风更显大胆前卫,笔下裸女夸张变形,若玲珑浮凸的《中国花布上的粉红裸女》,正是诗人徐志摩艳称为「宇宙大腿」之典型;林风眠于二〇年代留学巴黎,归国以后创建杭州国立艺专,堪称中国现代艺术之父,他的彩墨《人体》即以野兽派色彩与线条,解放明清以来日渐僵化的东方绘画。

《少女与幼犬》:情迷乳白,专属的缪斯

1

藤田嗣治《少女与幼犬》

1929年作,油画画布,

73.3 x 100.5 公分

估价:10,000,000至20,000,000港币

1913年,时值一战爆发前夕,藤田嗣治孑然一身离开日本、抵达巴黎,见证战前战后持续萌兴的前卫艺术。而至二〇年代初,他已是「巴黎画派」中最耀眼的东方宠儿,以日本艺术家的身分缔造了传奇名声。当时的巴黎画派以一批落脚于蒙帕拿斯的异国艺术家为核心,包括莫迪里亚尼、苏汀、夏加尔等,他们拥抱自由和多元性,在繁华之都享受兼容并蓄的文化氛围,激活旺盛的创造力。

异乡的无限包容,让藤田嗣治放胆追求「和洋合璧」的独特风格,他的女体画解放了日本绘画传统,又挑战着欧洲学院派的局限,其笔下女性柔嫩滑腻的「乳白色肌肤」风靡整个巴黎艺坛,创于1929年的《少女与幼犬》即属此系列之经典。在西方所熟悉的「斜躺女体」画题中,一股东洋气息穿梭其中,主角妩媚倾城,给予观众从视觉到触觉上的惊艳感受,画中每处皆弥漫着藤田嗣治对于画中人的浓郁情愫,浪漫演绎二十世纪花都巴黎的情与「色」。

画中女子暧昧的眼神柔情似水,可想象框外的画家本人也正凝视着小雪,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恋人关系让藤田在捕捉对象的神髓时更得心应手,也因为专心聚焦眼前伊人,所以刻意虚化背后场境,只以甜美宜人的粉橘色大幅涂抹,衬绝模特儿令人窒息的白皙美肌,场面也如梦似幻般的不真实。

女子身旁的小狗是象征「忠贞不渝」的符号性语言,藤田嗣治素来钟爱猫咪,却选择于本作之上绘制温驯灵巧的幼犬,又罕有为画中女子披衣穿鞋,反映艺术家对模特儿一尘不染的尊重和珍视。纵观藤田嗣治此时期的仕女画,几乎全都只以谨慎的黑灰白阶表达简约而冰冷的场境设置,而《少女与幼犬》里迷人的粉色调则具初霞的温煦感,浪漫满溢、珍罕无比。

《中国花布上的粉红裸女》:破解常玉的裸女密码

2

常玉《中国花布上的粉红裸女》

1930年代作,油画画布,

45.2 x 81.2公分

估价:3,500万至4,500万港币

裸女是常玉毕生创作最核心的主题,从二〇年代到达巴黎开始,以迄于六〇年代的最后岁月,艺术家对于赤裸的女性胴体始终带着浓厚兴趣。《中国花布上的粉红裸女》乃常玉三〇年代经典之作,此时,艺术家开始以油画创作裸女,若以本作对照西班牙黄金时期大师委拉斯盖兹名作《镜前的维纳斯》,可见常玉有意重释经典,将委氏笔下的希腊女神左右倒置,成为眼前模特儿的侧卧身姿,又大胆去除古典绘画之场景与叙事元素,简化成一个近乎抽象的空间,并植入一张中国织锦,体现常玉汲古出新、中西合璧的创作意念。

同样是创作裸女,常玉的裸女素描和水彩有着更明显的情色意味,然而在油画当中,常玉的裸女则多数以背面及侧面示人,正如《中国花布上的粉红裸女》虽然全身赤裸,却丝毫不见情色欲爱之意,而是借着赤裸人体,探索人类最真率纯粹之美,同时引入风景概念,将裸女夸张变形,使之有如山峦起伏,横岭侧峰,洋溢出人意表的艺术效果。常玉毕生专注创作裸女,为中国艺术传统补充了一块重要空缺,将过去被视为「春宫画」的裸体艺术作出革命性改变,使之能登大雅之堂。

另一方面,常玉在法国创作裸女油画之时植入中国元素,则可谓他对于西方经典艺术题材的一种融和式创新,其于本作以国画白描呈现织锦,具有强烈中国特征,除了装饰意义,尚包含了「连年有余」(鲶鱼)、「鹤鹿同春」(鹿与鹤)、「岁寒三友」(松竹梅)、「平升三级」(瓶上三戟)等吉祥寓意,置诸三〇年代的巴黎画坛,实为难能可贵的东西交流之见证。

常玉三〇年代裸女油画极为难得,按艺术家全集统计,传世者不过十九幅,过去四十年来在国际拍卖市场仅出现七幅,《中国花布上的粉红裸女》自诞生以来,首先进入常玉早年挚友暨经纪人、法国著名作家及收藏家候谢典藏,六〇年代曾入另一常玉重要藏家希耶戴之手,自七〇年代进入现任藏家家族,其近九十年来首次现身拍场,诚为顶尖藏家难得的收藏机遇。

《人体》:透彻圆融的东方身体美学

3

林风眠《人体》

1980年代作,彩墨纸本,

69.6 x 70.2 公分

估价:2,000,000至4,000,000港币

林风眠笔下的裸女,代表东方艺术对于裸体之美的现代诠释,诞生于八〇年代的《人体》象征着艺术家毕生对于人体的钻研与领悟,其最早于1983年香港《美术家》杂志第三十三期的林眠专辑及1989年《藏画》杂志刊出,九〇年代更先后于香港艺术中心、台北市立美术馆及上海美术馆展览,代表性无出其右,若与同于晚拍亮相的常玉与藤田嗣治的人物作品相较,更可见三位生于同时的东方大师如何各显神通,通过自身的东方根源对接西方艺术,开创自出机杼的造型语言。

林风眠创作裸女年代甚早,综合艺术家主要画集及文献,可知其早于二〇年代留学法国时期,即循欧洲学院主义开始,并迅速进入现代主义,当中尤以野兽主义、未来主义与表现主义的影响较为明显;三〇年代以后,随着艺术家回归中国,东方笔墨对于其裸女造型的影响日益明显,其人物身上宛转流畅的轮廓线条,更可见晋唐以来盛极一时的人物线描之美,奠定本幅《人体》的风格基调。

艺术家在斗方画面布局,裸女居中抱腿而坐,整体约呈圆形,展现林风眠作品经典的「方中见圆」结构;同时以铁线游丝般的白描创作裸女,目标不止是以东方传统技法调和西方现代主义,若仔细品味,更可见其致力驾驭西方经典主题,以至于将西方裸体艺术之美引进中国,改革中国绘画自两宋以来山水独盛的局面。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