窘困的莫奈如何画出《塞纳河》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窘困的莫奈如何画出《塞纳河》
  • 来源:澎湃新闻
  • 时间:2019-07-02

 原标题:鉴赏|窘困的莫奈如何画出先锋性的《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克劳德·莫奈作为印象派创始者与代表人物之一,以《睡莲》、《稻草垛》等系列作品留芳于世。而现收藏于美国芝加哥博物馆的一幅曾破洞、被撕裂的画——《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则展现了莫奈在其艺术生涯早期的创作状态。经该馆研究者研究,《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最初是没有人物的纯粹风景画,后来画家加进了日常情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半纪实性的画作了。不管点景人物卡米尔右边的图像是否被修改过或被遮盖掉,这种不确定性反映了画家当时对自身处境的矛盾心态。初为人父、因无力养家面临被驱逐的窘境让莫奈倍感压力。

  1868年春,克劳德·莫奈和卡米尔·唐希尔(Camille Doncieux)带着他们出生不久的儿子在巴黎城外的本尼科特生活了两个月,油画《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是现今唯一保留的莫奈那一时期的作品。

克劳德·莫奈 《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1868
克劳德·莫奈 《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1868

  他们当时住在本尼科特地区水乡格劳顿(Gloton)的杜蒙家客栈里。埃米尔·左拉、保罗·塞尚等艺术家不久以前刚从此地度假回巴黎,为莫奈讲述了当地的风情。那时莫奈的经济状况不佳,最终打动他们一家成行的主要原因是格劳顿实惠的房租和热情的房东杜蒙太太。

  学者们一般认为,左拉的热情推荐促成了莫奈一家的格劳顿之旅。事实上莫奈的圈子中对格劳顿痴迷向往的并非左拉一人。莫奈早期作品重要的支持者、向1868年的“沙龙”极力推荐莫奈的画作《从勒阿弗尔港出海的船只》的查尔斯·弗朗索瓦·道拜尼(Charles-Fran?ois Daubigny)也对这里情有独钟,最爱把格劳顿作为他描绘的风景。

查尔斯·弗朗索瓦·道拜尼 《格劳顿村庄》 1857
查尔斯·弗朗索瓦·道拜尼 《格劳顿村庄》 1857

  本尼科特和格劳顿位于鲁昂和巴黎的中间,从巴黎的圣拉扎尔车站搭乘去往西北方向勒阿弗尔的火车,到塞纳河畔的博尼埃车站下车,改乘摆渡至伊尔河的斯特拉斯堡大岛,来到水湾地区的中心地段,过河对岸就是本尼科特和格劳顿。便利的交通条件也是促成莫奈一家决定度假的原因之一。

  那时莫奈以河为主题的画作还不多。前一个夏天,他画了描绘诺曼底海滩的风景画,除了海滩以外,他还画了当地的渔夫以及衣着时尚的游客。

莫奈 《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1867
莫奈 《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1867

  《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与那些画风格迥异。在这幅画中,莫奈的主题和道拜尼在不久前画的一些景观十分相似,比如道拜尼《格劳顿村庄》,莫奈很可能看过道拜尼的那些油画,并且记忆犹新。虽然道拜尼描绘的是延伸的远景,莫奈的是压缩的近景,但他们表现的地貌特征显而易见。画面中卡米尔坐在河畔树荫下,望着船泊旁边的小路和杜蒙家的客栈,也就是在水中倒映的那幢气派的房子。莫奈正是以卡米尔的视线来表现主题的。

  纪实性的创作

  人们对画面的中偏左部分有颇多讨论,因为这部分看似简略甚至没有完成。莫奈用薄薄的颜料画出了格劳顿河堤。经X光分析发现,莫奈首先画了河水、天空和景色,然后再加入前景中的人物和树干。画面上绿草如茵的河堤延伸到两棵树之间的水面及卡米尔的身后,与明快的天蓝色直接连接。莫奈又在河岸对面加了一两个人物,画法随意。对比道拜尼的风景画,它们除了地点相同、构图细节类似之外,莫奈的画在光线、笔触、空间比例以及人物设置的创新,突破了道拜尼的画法。

  莫奈《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1868年。X射线显示莫奈先画了河流轮廓和堤岸等地方,后来又添加了卡米尔的人物形象。

  莫奈对卡米尔右边的水面部分进行过改动,原创线条清晰可辨。学者玛丽·马修斯·基多认为,在最初的画面里,卡米尔的腿上坐着他们10个月大的儿子,婴孩朝向卡米尔,伸开小手臂,左手里握着一个玩具;卡米尔的腿上可能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小白狗,可能就是莫奈创作于1866年的油画中的狗。基多推测,因为婴孩难以保持姿态,所以莫奈后来把他去掉了。卡米尔右侧被重画的部分最初到底是小狗还是婴孩,多年以来众说不一。另一争议在于卡米尔身边似乎还曾有过一个人像,莫奈没有完全涂抹或者遮盖掉,而是隐隐约约地保留了原来人物的“肤色”,增添了许多神秘感。

莫奈《卡米尔和小狗》(Camille with a Small Dog)1866
莫奈《卡米尔和小狗》(Camille with a Small Dog)1866

  近年来经X光解析发现,卡米尔右侧模糊的头部轮廓不像是只有10个月大的婴孩,更像是成年人,也许还戴着贝雷帽。另一种可能是这个成年人抱着一个婴孩,婴孩头戴贝雷帽或抱着娃娃。人的肤色似乎可以从蓝色的河水部分看到。

显微照片显示河水倒影中的“肤色”
显微照片显示河水倒影中的“肤色”
细节图定位
细节图定位

  因为没有草图作参照,我们不妨推测,莫奈在日臻完善想法的过程中重新描绘了这幅油画,既保留了最初的构思,也增加了新的形象。技术呈像分析虽然不能准确无误地显示画家在中间环节创作的具体形象,但是可以让我们洞悉到演变的整个过程。

卡米尔蓝白线条相间的上衣细节,河水的蓝色穿越其间。
卡米尔蓝白线条相间的上衣细节,河水的蓝色穿越其间。
在显微镜下的观察,卡米尔衣衫上的深绿色是碧草或者垂荫的延伸。
在显微镜下的观察,卡米尔衣衫上的深绿色是碧草或者垂荫的延伸。

  莫奈没有描绘卡米尔的五官,仅仅勾画了侧脸的轮廓,临着河水,这种处理方法比描绘卡米尔身躯时更加前卫。有些学者认为这幅画也许没有画完就被搁置了,签名和日期是后来补上去的。在后期加工时,莫奈让卡米尔的脸部挡住客栈在水中的部分倒影,把她下巴的线条画得模糊,笔触简略,使脸部看起来似乎没有画完。

在显微镜下的观察:卡米尔的头发盖住了部分河水。
在显微镜下的观察:卡米尔的头发盖住了部分河水。
细节显示,卡米尔下巴的线条模糊,笔触简略。
细节显示,卡米尔下巴的线条模糊,笔触简略。

  颈项后部有两条纵向的浅色线条,突显了她的的脖子,这是画家捕捉卡米尔侧影的独特角度。左边那条浅色的厚色块,看似一条装饰丝带,加上她粉红色、被夸大的耳朵,反应了莫奈用色块画出的卡米尔身影。卡米尔的形象近在咫尺,颠覆了人们遥想“水边丽人”这一主题的传统构想。

颈部细节
颈部细节

  对岸(格劳顿)

  在对岸,正对着卡米尔的地方有两名衣着入时的女人,其中一个是侧影,戴着粉色的帽子,面前有一个小画架或者画板,她左侧的那块白色图像在水中的倒影像一块桌布,而经鉴定实际是一只小狗。她们的长裙宽松有致,色块是横向的,反映出1868年流行的裙边和裙衬的服饰风格。右边的女人腰间有一条白色的横线,用湿态法画在灰色的底子上,看起来好像她穿着一件围裙式的轻纱罩裙,裙边镶着精致的白色丝线。

  在两个女人的左侧,莫奈呈现了一组城市与乡村、现代与传统、休闲与劳作的对比景象。棕色和白色的色块代表着正在饮水的牛。

  蓝色的竖条是牧牛女,她的衣裙朴素单调,与河边衣帽考究的女人形成反差。这样的描绘与道拜尼于1859年在格劳顿创作的《在水一方》 (Le bac à Gloton) 不谋而合。

查尔斯·弗朗索瓦·道拜尼 《在水一方》 1859
查尔斯·弗朗索瓦·道拜尼 《在水一方》 1859

  左边有一条赭色的小船,由于树荫的影映和年久生锈,显得斑驳黯淡,倒影难辨,使画面看起来更加真实生动。船上有一个女人面向船尾而坐,蓝衣粉帽,身披三角形披巾,由此可见她和对岸的两个女人相似,具有优越的社会地位,是到格劳顿来度假的游客。

完工
完工

  长期以来人们最关注这幅画到底有没有完成。有些学者根据签名和日期、花草的画法,推测这幅画做过加工,签名是后来补上的。

  在创作这幅画之前的那个夏天,莫奈完成了油画《花园中的女人》,这两幅画在签名比例以及花草的画法上都很相似。

莫奈在
莫奈在《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上的签名 
莫奈《花园中的女人》 1866
莫奈《花园中的女人》 1866

  芝加哥的这幅一直没有被公之于众,直到1889年举办莫奈-罗丹作品展时才第一次面世,但是这并不足以说明这幅画被修改过。与“未完成”之说相反,许多元素、看似粗糙的画面也许正是画家的初衷,后来的改动表明莫奈动笔之前未曾完全决定画作内容,这幅画是他的随兴所至,原汁原味地反映了他的思想状态。

  文化遗产

  莫奈一家在格劳顿得经济状况并未好转,他在6月26日致巴吉尔的信中写道,“我们被客栈撵走了,净身出户”。莫奈把卡米尔和儿子留在杜蒙夫人处,只身回到勒阿弗尔,那里有他的家人和赞助商。由于杜蒙夫人的草率搬运,或者因假期被突然终止、莫奈自己无心看管,致使画布看上去又破又旧。左上方的撕痕和卡米尔右边的破洞处都用白铅漆或者胶漆处理了(见下图),也许是莫奈自己完成的。

X射线与自然光叠加呈现的撕裂处的修复
X射线与自然光叠加呈现的撕裂处的修复
X光与自然光下呈现卡米尔右侧曾破洞处
X光与自然光下呈现卡米尔右侧曾破洞处

  一年以后的夏天,莫奈和雷诺阿在拉格雷诺利尔联手创作,完善、发展了现有的画法。所以《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不仅是一次独立的尝试,还是莫奈和雷诺阿合作的序曲,更是莫奈描绘河边倒影的先锋之作。比较道拜尼的风景画,莫奈的画注入了更多独到的元素,如水中倒影和垂荫,莫奈后来也用在了《塞纳河清晨》(Morning on the Seine near Giverney )系列以及《睡莲》(Water Lilies)系列。

莫奈 《塞纳河清晨》 1896
莫奈 《塞纳河清晨》 1896

  经研究发现,《塞纳河畔的本尼科特》最初是没有人物的纯粹风景画,后来画家加进了日常情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半纪实性的画作了。通过点景人物卡米尔,莫奈把我们的视线从卡米尔身上带到对岸,而且也让我们感觉到好像画家本人也在其中。不管卡米尔右边的图像是否被修改过或被遮盖掉,这种不确定性反映了画家当时对自身处境的矛盾心态。初为人父、因无力养家面临被驱逐的窘境让莫奈倍感压力。卡米尔的形象虽然不尽清晰,但她,是这幅画的灵魂。

  (本文编译自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莫奈线上馆藏作品集》。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