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一台台——王子虚戏画作品展即将启幕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台一台台——王子虚戏画作品展即将启幕
  • 来源:书画圈网
  • 时间:2019-04-01

 

主办单位:

美中经贸文化促进会

承办单位:

感叹号艺术空间

北京鼎盛千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

个山美术馆

东辰展览馆

七臻美术馆

美国中国美术馆

人民艺术杂志社

香港东方艺术中心

東金21艺术俱乐部

中影律动传媒有限公司

北京天成东方艺术俱乐部

北京世纪恒宇印刷有限公司

中艺晋商(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北京卓艺梵程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出   品  人:  张宝华

策   展  人:  吴东金  宋轲

学术主持:徐旭

媒体统筹:金燕

展览时间:2019.4.1 —2019.4.15

开幕时间:2019.4.1下午3时
展览地址:北京798感叹号艺术空间(797路工美楼一层)

参展画家:王子虚(大谷山人)

关于学画

     年少时,父母上班,长我三岁的姐姐也己上了小学。那时,正是“文革”后期,社会十分动荡。我常常一个人被锁在家里,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几乎是没有什么玩具的,于是各种家什物件儿,都被我当作了玩具,日久天长,便感索然。一天,百无聊赖之余,找来一本《新华字典》,把不认识的字在家中厨房门后的一块水泥墙上,用粉笔描摹下来,等父亲下班后请教,父亲很高兴,以为孺子可教。几周后的一个星期天,父亲把我叫到面前,要检查一下我的学习成果,一番听写之后,发现学过的字几乎忘了一半,乃怒气勃发,罚我将忘记的字各写十遍。如此几次,我的识字兴趣被恐吓得荡然无存,还落得一个严重的后遗症——提笔忘字。

     为了转移来自父亲的"压力",我假装爱上了画画,严父"望子成龙",信以为真,把我带到他单位的一位工会宣传干部的家中,学习绘画。我已全然无法记起,过了多长时间,这番“弄假”俨然“成真”,我似乎还真爱上了这“玩艺儿”。日月辗转,工作多所变更,但画画儿这"玩艺儿"却在我心里须臾未离。

      这一画,直到今天。

——王子虚

                   

"瞎画"

     在我的朋友圈中,有几位不事绘画,偶尔涂抹几笔的朋友。兴酣意足之后,朋友请我指点一二,这在我是十分高兴的一件事,一则我无所保留,所言即所思,虽是信口,但于朋友而言,听者有心,居然颇得助益;二是,窃以为,嘿嘿 ,更大的获益者是我,因为他们那种逸笔草草、粗头乱服,甚至蹩脚憨拙的画作,澎湃着原始的生命气息,那真情实感的"",那不加修饰的直率表达……常常令我波澜惊起,心手叹服!

     问其如何画就这般,友人说,我是"瞎画"的,这"瞎画"正是我这所谓"专业"所求之不得的。"专业"看似"高大上",但常常被"作茧自缚""出规入矩"所困束,缺少了一丝轻松闲适的“玩儿”的心态。艺术是本真的,一旦端着,便己落了下风。

     在我们祖先的岩画,民间的彩塑、剪纸里,无不洋溢着强烈的原始生命力。

     奥班恩说:"那种许多世纪以来,扼杀天然冲动的教条主义教育废除之时,就是我们能够充分实现‘艺术家'这个词不再是职业的名称,而是人的天生的创造能力勃发的心境之日″。此语我引以为座右铭,并努力的践行之。

     所谓"大题材""主旋律""正能量""宏大叙事",在我,恕难为之,我是以"假大空,高大上"为耻的。平生所愿,只是通过绘画找到一点活着的"尊严",通过绘画给"心灵"找到个安置的所在。

     无他,平常心,如是而已。

          ——王子虚

 

 

 

 

 

方家辑评:

 

“咦,很好玩嘛,画画首先就是要好玩、有趣,还要有理,你画的很好,你就这么画,非常好......”。

 ——韩羽(画家)

 

子虚画戏画,不同于他人。他画的戏画,是戏剧的如梦如幻。他的戏画是戏曲轻音乐,不是戏剧的大锣鼓。描绘戏曲中如丝如弦般淡雅音域。他的画面处理,不同于其往日的大面积留白。而是以轻松的人物与文字铺开的,彼此故事中情节展现的。这是国画构图中一个突破。最近,子虚画从舞台转向对当下的戏说。更有时代感。希望他的画无论是题跋,还是用印更加讲究。一物一线如金,一方一寸珍惜啊!

——丛無爲(学者、画家)

 

写给子虚的几句话

 大凡从事艺术的人,都非常在意的一件事情,就是能否在画作上找到自已的独立语言,或者说是能够寻找到一种属于自己的独有的图式;也可以说是独有的一种"样式"

   我知道,在许许多多根本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素人"原生绘画者,他()只要一出手,"独创"的形式(图式),便立马呈现,这让我们这些受过多年培训的"专业"画家羡慕不已,(这其中的奥秘还有待慢慢探寻……)

   我想子虚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很幸运,早早地寻找到并一直锁定在这个样式上探寻,至少有几年了吧!在他大量的这独立的图式上,我看到了他的才情,艺术的基奠,对京剧,各类戏曲的了解喜爱,再由之扩展到对传统小说,传说,故事以及经史,子集外涉猎:应知在他看似云里雾里的灰调子的渲染下面,呈现出极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只要你有耐心,但会慢慢找寻出一大把好玩,好品的人物与山川物态。孑虚像一个过份贪玩的孩子,留恋其中,沉迷在内,不肯停息。我却在此时在旁,棒喝一声:"切不在此贪恋过久″,须从这让人痴迷的"趣味"中警醒过来,去旁涉更多没有趣味的一一更有生命的大味的甚至乏味的万物,撷取,审视,发现,领悟,做一个大艺术家需要寻找的"没有"图式的图式!

    要知道,我一开始写的那些让我心羡不己的原生画家,当三年过后,五年过后,十年过去后,他()大多的画作还仅仅停留在形式(图式)上,其內在的內容都空洞苍白,令人扼腕叹惜不止……

    这其中隐情,我们心照不宣,真正的艺术之路很残酷,"图式"之外更重要的是内在的生命的丰娆。聊聊数语,一时乱说出备子虚一粲。        

          简公2019.3.1(上苑适吾堂)草就于京华

——徐忠平(画家)

 

子虚这个人和他的画都太耐人寻味。先说子虚这人,正如子虚之名,真正的是名副其实。子虚清淡如水,而且是纯净水;轻盈如风,而且是春风。子虚的每一次来去,几乎都是飘来飘去,不惹红尘,不扰生命。谦虚几乎是子虚与生俱来的本份,但自信让他成为更加完美的君子。子虚的戏剧人物画,则让子虚既入画又入戏。子虚笔下,悲悲惨惨,凄凄切切,晓风干,泪痕残。仿佛每一幅画都是“别姬"一一让女人掩面拭泪,让男人情不自禁去摸胯下腰刀……子虚即便是画江洋大盗,山大王,在逃犯,都充满着悲悯和怜爱,都好像是要立地成佛。古人汤显祖: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今人子虚是也,艺游长生殿,墨泣牡丹亭,直叫人生死相许一一“情之致也”。

——孙玺祥(而己美术馆馆长)

 

初见子虚先生的作品,以为简单似儿童画,其实大谬不然。仔细研究,才知大有学问:他的戏剧人物是以孩童般的天真稚拙的思维,用夸张、变形的手法传神地表现了质朴无华,自然凝重的主题,这正是子虚先生对中国画内在的精神内涵和艺术张力的深刻体会和把握才会有的结果。有着高雅的艺术基调和耐人寻味的余韵。

     ——魏剑刚(律师)

 

     最初見到王子虚的画,是在南京画家村,那时他画花鸟画,有着一些悠悠淡淡的味道。不料想他一个跟斗翻到了戏曲人物画中,我还真佩服他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