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山人暮年经典《芙蓉芦雁图》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八大山人暮年经典《芙蓉芦雁图》
  • 来源:美术网
  • 时间:2019-03-26

2019春拍,中国古代书画专场呈献曾于东京帝室博物馆展览及出版之《芙蓉芦雁图》。本幅为八大山人暮年经典,笔意深邃,得天然之趣,细品余味不尽。

朱耷(八大山人)《芙蓉芦雁图》

朱耷(八大山人)《芙蓉芦雁图》

设色纸本 立轴

199 x 56 厘米

估价:1400至1800万港元

展览

《支那美术绘画第五回展》,东京帝室博物馆,1920年10月

出版

(1)《美术绘画展览图册》(第五回展),东京帝室博物馆,1920年10月

(2) 八幡关太郎着,《传记-名人特辑号》,《狂画人八大山人》,1935年9月1日,页90-96

李瑞清跋

此八大山人晚年笔也。设色尤难得,山人少时用笔极工致。卅年前曾见之。晚岁乃浓涂大抹,一泻郁勃不平之气。故虽极草草,其意皆工,无不中绳墨者,故赝者一见即辨之。不徒其荒率高逸之致为不可及耳。己未(1919)六月,清道人。钤印:「清道人」

陈佩秋跋

清道人梅清前辈是大千张爰先生师尊,于四僧颇富收藏,尤以八大石涛研究颇具权威,判其真伪九不离十。此图既有前辈题识,当是真迹无疑。又余早岁尝见八大山人题乱云江西真个俗挂画挂四轴,不是春夏秋冬便是渔樵耕读,又见其美协藏四屏条,署款于末一条,而其余三条只钤八大山人及何园印章二枚,则今此条芙蓉芦雁上右有何园,八大山人之印,当属四屏之第三条秋景即是。庚寅(2010)冬健碧识。钤印:「陈佩秋印」、「秋蕊香室」、「南阳陈氏」

萧平跋

八大山人芙蓉芦雁大轴,实乃失群之大屏也,佩秋女士考其为四季花鸟四屏之第三屏秋景,似亦可信。山人晚岁卖画为生,其作略偏于拙而多有枯笔散锋,斯作可谓典型图,右下钤有廷佐鉴赏图书印,乃清康熙名宦,两江总督郎廷佐。左下又有清晚名士顾沄臣、罗振玉藏印,可见递藏有绪也。清道人长跋言辞凿凿,逾增其趣,遗民墨宝珍之珍之。时甲午(2014)立秋灯下,戈父萧平识。钤印:「萧平」、「平之」

钤印:「何园」、「八大山人」

钤印:「何园」、「八大山人」

中国古代书画专场呈献八大山人《芙蓉芦雁图》

八大山人心境至暮年略有改变,于愤恨、孤独及凄凉之间,添增一份趋于恬静安宁、企求稳定之意,此时好作大幅立轴,以浓涂大抹,泄胸中之气,寥寥数笔,皆有其意,情感深邃,余味不尽,题材多有鹤、芦雁、鸳鸯等文人野趣,虽因卖画及交往需求,常有构图相似或相同之作,却同时强化其绘画造型之特色。

中国古代书画专场呈献八大山人《芙蓉芦雁图》

《芙蓉芦雁图》即为此例,本幅高逾六尺,宽约二尺,设色鲜明,构图简略而厚实,得天然之趣,画中芙蓉出于山崖,略显生机,芦雁蹲坐危石,缩颈瞪目,亦与之融为一体,居危而安,反映画家心境。此外,本幅之构图与上海博物馆收藏同名轴相似,皆为大幅立轴,有二禽于左下,其一仰望低垂芙蓉, 特色强烈而明显,如李瑞清于边跋所述:

》其意皆工,无不中绳墨者,故赝者一见即辨之。不徒其荒率高逸之致为不可及耳《

森鸥外亲笔致关信太郎展览证明文书

森鸥外亲笔致关信太郎展览证明文书

《芙蓉芦雁图》流传有序,并经展览出版,依年代序整理,本幅钤有郎廷佐之鉴藏印「廷佐鉴赏图书」,郎氏字一柱,顺治时官至国史院侍读,后拔擢至江南江西总督,或与八大有交往,可能直接购自艺术家。其后,或由罗振玉东渡至日本,经晚清大儒李瑞清题跋,藏于日籍收藏家关信太郎处,1920年受日本著名学者森鸥外(时任日本帝室博物馆馆长)邀请,于东京帝室博物馆(今东京国立博物馆)展览,出版于《美术绘叶书第五回》且印行明信片,又于1935年经八幡关太郎专文《狂画人八大山人》(刊于《传记-名人特辑号》)出版并详细介绍。

据陈佩秋先生依其鉴定经验及八大山人作画、落款、钤印之习惯考证,本幅应是四屏春、夏、秋、冬之第三屏「秋景」,萧平先生附议,认为本幅为「失群之大屏」,然而本幅构图清晰完整,亦有相似独立之作,不失为八大山人暮年绘画之一典型作品。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