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典雅—陈半丁的花鸟画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中正典雅—陈半丁的花鸟画
  • 来源:中国文化报
  • 时间:2019-02-25

 

菊花葫芦(国画) 69×28.5厘米 无年款 陈半丁 北京画院藏

吴佼姣

近日,百年守素——陈半丁书画作品展在苏州博物馆现代艺术厅展出,近40件陈半丁精品均为北京画院珍藏。展品涵盖了陈半丁的花鸟画、山水画、人物画以及书法作品等,通过“嗜书画入骨”“铁肩担道义”“百年甘守素”3个板块,较为全面地讲述了陈半丁一生中书画创作的轨迹和艺术追求。

陈半丁出生于浙江绍兴,祖上自明末起世代以行医务农为业,家境贫寒。他6岁丧母,由外祖母领养,上了三年半的私塾。9岁时外祖母和父亲相继过世,转由叔婶收养,平日里以务农、纺织、挑担来补贴家用。14岁时又被叔婶赶出了家门,经表叔吴隐带往浙江兰溪当学徒,数年间饱尝世态炎凉。在兰溪,陈半丁开始接触到绘画,自此一发不可收拾,自言“嗜书画入骨,饥饿犹不顾也

1895年,陈半丁到上海严信厚家做活计,以拓印、刻帖及楹联为生,业余时间习画。此时,严家聘请了吴昌硕等海上著名书画家,陈半丁有幸得识交往,并颇得吴昌硕的厚爱,被其收为弟子,又被领到任伯年处补习翎毛、人物。此次展览第一板块,通过将吴昌硕、任伯年的作品与陈半丁早期作品同时展出,从中可窥吴昌硕、任伯年对陈半丁早年习艺的影响。在上海的10余年间,陈半丁从吴昌硕、任伯年身上获益最多,又获诸多海上前辈的教诲,为日后艺事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最终成为一名诗、书、画、印兼擅,花卉、山水、人物、走兽全能的书画大家。

1906年,陈半丁受严子均、金城之邀北上发展,以鬻画维生。在定居北京的数十年间,他不仅成为北京画坛大名鼎鼎的书画家,也是20世纪早期中国画的教育家之一。陈半丁受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后为国立北平艺专)之聘,任中国画教授、中国画学研究会评议等,为传承优秀中国传统绘画、培养画学后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陈半丁颇具民族气节,七七事变后,为了表示抗议,他拒绝日伪政府聘请,毅然辞去国立北平艺专教授之职,并常以印文书画影射时事,寄托心绪。展览第二板块中的《山水》创作于1937年,题款暗含“盲目入侵中华之外敌必将坠入万劫不复深渊之意。1948年,解放军围攻北平时,傅作义征求著名专家对时局的看法,陈半丁还与马占山、邓宝珊共商和平解放北平的问题。陈半丁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足见一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陈半丁又为传统中国画在新时代的复兴多有建言。1956年,陈半丁和叶恭绰一同提交了《继承传统,大胆创新,成立中国画院》的提案,促成了北京中国画院(现为北京画院)的成立,并担任副院长。陈半丁为延续千年丹青文脉,开创现代中国画新局面做出了重要贡献。随着新中国文艺政策的调整,陈半丁为适应新政策、新要求,老树再著新花。

陈半丁对中国传统花卉的价值和审美观情有独钟。其花卉作品远承白阳、青藤,淡墨欹毫,秀逸生动;兼有其师吴昌硕大气磅礴之气,古朴浑厚;同时又有蒲华的苍古秀雅,亦得任伯年花卉的生动而有神韵,清淡浓艳各尽其彩,风格清新活泼,颇有一番雅韵。展览中《岁寒结同心》,据画面左上跋文岁寒结同心,忠赤见君子。半丁老人八十有六矣可知,此作画于耄耋之年。传统花卉画尚意”“重趣,画中的水仙象征凌云仙子,寓有纯洁、吉祥之意,是半丁老人主观情志的表达。陈半丁也非常喜欢画荷花,如作于1959年的《每逢兴来精神发》,画面以淡墨施彩勾勒,荷花用笔略微沉重,用白粉曙红干染。荷梗则是以淡绿中锋勾出,再用墨绿仔细点加梗针,有虚实相间之感。右上方几株芦草挥洒自由,显示了画家高超的笔墨技艺。

还有《兰花》《梅花》《菊花葫芦》等作品用色淡雅,注重意境,布局空疏简率,轻松灵动,颇有悠然自在之味。其中《菊花葫芦》画面中葫芦、菊花藤蔓的表现是陈半丁对于书法线条的感悟,直拉、转折与停顿充满了节奏感。花卉的叶子更是笔法圆润、造型颇为考究。同时,《推陈出新》等作品则是陈半丁贴近生活、结合主旋律创作的书画精品。为突出时代背景,一辆牛车载有巨大的向日葵,以示丰收之景。这个时期,陈半丁以饱满的热情为国家创作了大量艺术作品。

陈半丁历经清末、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名副其实的世纪老人。其丰富的人生经历和宁静的文人气质,造就了他贵的待人方式与中正典雅的艺术风格。94岁处于病中的陈半丁,仍然坚持挥毫、篆刻,作品苍劲泽厚、神韵天成。陈半丁修身处世力求事事适中,律己严明,一生无妄求,那方“百年甘守素的篆刻印文成为他艺术与人生的经典写照。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