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宋代绘画 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诗意”的宋代绘画
  • 来源:书画圈网
  • 时间:2018-12-16

“诗意,像诗里表达的那样给人以美感的意境。”

——《现代汉语词典》

我们常说艺术创作要有“诗意”,而“诗意”为何?《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简明扼要地指出了“诗意”的核心:一为美感,一为意境。

南宋 郑思肖 《墨兰图》 纸本水墨

25.7cm×42.4cm 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诗意”是多样的,绘画的“诗意”也是多元的。它体现出创作者的个人生命历程所获得的感悟与思考,实质上是创作者的文化修为与德行的再现,如《论语》中所言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传) 北宋 赵佶 《听琴图》

绢本设色 147.2 cm×51.3cm 故宫博物院藏

艺术创作既要求艺术家有高超的绘画技法,更要求他们用自己内在的修养为绘画注入灵魂。

宋徽宗主持的宣和画院及其所开设的“画学”,即是将对画工文化修养的要求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传) 宋 苏汉臣 《秋庭婴戏图》 绢本设色 197.5cm×108.7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斜枝月季花”,“孔雀升高,必先举左”的故事,反映出宋代绘画对“格物致知”这一理念的顶级全是。与此同时,画院考试“踏花归去马蹄香”,“野渡无人舟自横”等文学命题,则反映出当时的绘画对巧思妙意和诗意表达的追求。

南宋 马远 《踏歌图》绢本墨笔设色

192.5cm×111cm 故宫博物院藏

在宋代,“诗意”成为一种“刚需”,“文心”和“匠意”达到了完美的结合。

以宋代工笔画为例。宋徽宗的御题画《芙蓉锦鸡图》用芙蓉与菊花交代时令,以“折枝”的方式衬托体量较小的锦鸡,画面显得更为丰富,也更容易深入雕琢,从而有益于融入画家的感情,借物言志抒发内心的志趣。

北宋 赵佶 《芙蓉锦鸡图》

绢本设色 81.5cm×53.6cm 故宫博物院藏

画面右上方有诗一首:“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已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鹥。”前两句交代时令与画面,后两句脱离了再现情节的画面,转向对“志””的表达。“全五德”句是说儒家所倡五德“文、武、勇、仁、信”已兼备,因而可以“安逸”得比“凫鹥”还逍遥自在。

《芙蓉锦鸡图》中赵佶的题诗

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

已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鹥。

可以说,此处“诗意”即是美感和境界,又是艺术家的内心之志。

又如宋徽宗的《腊梅山禽图》。画面中“S”形生长的腊梅从右下角伸出,左旁别出一条短枝,托起画面的两个小生命。

北宋 赵佶 《蜡梅山禽图》

绢本设色 82.8cm×52.8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左下亦有小诗一首:“山禽矜逸态,梅粉弄轻柔。已有丹青约,千秋指白头。”画家以其写实的手法表现了两只白头的山雀,使人又不禁联想到“白头同所归”的古语。

《蜡梅山禽图》中赵佶的题诗

山禽矜逸态,梅粉弄轻柔。

已有丹青约,千秋指白头。

结合画中诗句,观者能够深切地体会到画者不渝的丹青之志,再看工笔画对与诗意紧密相连的故事、景物的细致再现,美感之境也由此而生,传递着画者对美不灭的穷思。

北宋 郭熙 《早春图》 绢本墨笔

158.3cm×108.6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由此可见,这种“画意”与“诗意”的相辅相成,以及对美感和境界的追求,是艺术家客观生活的真实再现和他理想境界的完满表现,是真实与理想在高度融合,是“匠意”与“文心”的碰撞。

北宋 黄居寀 《山鹧棘雀图》 绢本设色

97cm×53.6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画面的美感与意境需要“诗意”来统筹,个人理想的传达和情感的流露都可在“诗意”的多元风格和面貌中找到依托。当代画家若能在创作中注入更多的“诗意”,对自我艺术的发展和整体艺术系统的延续,都有极大的益处。

本文改编自《中国美术》2017年第2期

作者:张猛《工笔画的诗意表达》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