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韵丹华总关情——李洪涛写意重彩人物画欣赏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墨韵丹华总关情——李洪涛写意重彩人物画欣赏
  • 来源:书画圈网
  • 时间:2018-11-23

 画家李洪涛

 

李洪涛,字墨丹,1967年出生,雄安新区雄县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文化部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北京工笔画会会员,河北省中国画学会理事。

 


《安.娴》系列之一 68x45cm 2015年

 

观心游艺 笔韵天成
——从工笔重彩到写意重彩

工笔重彩发端已古,秦汉已成高古旷达之风,魏晋以来大量的石窟壁画尚有大量遗存,至唐技艺已臻大成。然而自唐以后文人画的兴盛,工笔画渐渐没落。几经沉浮兴衰,当代的工笔画迎来了繁荣发展的春天。

写意画始于唐宋,兴盛于元明,至今仍是中国画的主要形式。最初为文人怡情遣性之事,苏轼所谓逸笔草草但书胸中之块垒。元代的异族统治致使更多的高士贤达隐居山野、寄情山水,于是讲究格调,远离凡俗的文人情怀成为了中国画精神的主旨。

然而无论工笔还是写意,毕竟是在统一文化形式下的两种表达方式,彼此有着不能割裂的血缘。写意画在当代,无疑已经在西学东渐和表现现实主义题材等动力的推动下,有了新的内涵和面貌。而工笔画也在共同的境遇下具备了其当代意义,并重新强调工笔画的写意性。所以,当代的艺术家,无论采用哪种形式的艺术语言,都应该做到一种包容性的融通。我个人的学习创作,从懵懂被动的接受,到主动地思考和探究。走过了一个既艰辛又享受的逐渐升华的历程。



《安.娴》系列之二  68x45cm  2015年

 

传承的意义

 

所谓传承,一定是在一种发展状态下的对传统技艺和精神的继承和发展。在新的时代所呈现的一定是有别于古人的新的形式和面貌,师古而不泥古。时至今日,我们不必再去讨论中西之学的关系,在这个地球村内,任何一种文化也不可能闭门自封。所以我们秉承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精神,在深入本民族传统的同时,研究学习西方的以及其他民族的传统,并使之在你的笔端达到一种融合。传统文化的的继承其实是每一个有理想的艺术家必须具备的根基。



《高原红》系列之一 68x45cm  2015年

 

关于创新

 

继承和发展总是连在一起的,发展就要创新。我认为创新一定是在一种水到渠成的状态下进行的。绝不要太刻意,否则就容易进入搞怪的误区。有了一定的技术储备,带着艺术家的真情实感和一双慧眼去观察体验生活,在平凡中发现美,表现美,作品的面貌必定是有别于前人的,具有时代气息的。在这一点上我是深有体会的!

形式上的模仿和跟风在当今的艺术圈里是一大弊端。学习阶段的模仿是一种不错的手段,但随之而来的应该是挣脱羁绊,自由驰骋的创作状态。只有能够达到自我吟唱的抒情写意,才标志着一个艺术家的真正成熟!然而艺无止境,总有新的境界在等待我们的探究,总有更多的美好等待我们去发掘。这条路是没有尽头的,时常有人生苦短的感慨生发出来。



新疆人之一67x45cm  2016年

 

气息与面貌

 

所谓画如其人,作品的面貌直接反映了画家的个人气质,透过画面的气息可以看到画家的心性。我觉得这一点尤为重要,大道无形!太多的东西超乎绘画作品物质媒介本身,看的到却难以言传的、画外的东西。这种无形的气息除却个人禀赋之外,更多的来源于艺术家的学养和修为。在生活创作中修身修心,这应该是一个比较漫长的润物无声的过程。每到一个新的阶段蓦然回首时,会清晰地看到彼时的粗陋与幼稚。但任何人又找不到一个捷径可走,一旦心急走捷径定会有夭折的危险!

 


《惠安女》系列之一  136x68cm  2016年

 

游艺观心

 

志于道,游于艺,观人之心,观己之心......

走在艺术创作这条路上,把绘画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生活和艺术彼此关联,却是一种别样人生!

我在大学时代钟情西画,水彩水粉油画均有涉猎,更是在造型训练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这为我后来的人物画创作奠定了根基。更是钟情于西方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油画,时至今日经典的大师作品对我依旧有莫大的感召力。

画工笔是在遇到蒋彩萍老师之后的事,我只是带着西画的基本功和十几年工作生活的阅历投入蒋老师门下的,在一年的系统学习之后就开始了工笔画的创作。上世纪08年至09年一直在集中进行主题创作,当时真的是一种爆发式的态势。其中《五月》、《迷彩》、《春晓1945》等一批好的作品都出在那个时期,在连续获奖并加入中国美协之后,摆在我面前的便又是一个又一个的方向性的选择。

陆陆续续又创作了《东四八条66》《、那年那月》等一系列的工笔画作品,个人技艺已慢慢成熟,但内心总是有一种手法单一、意犹未尽的感觉!这也是我开始探索写意人物画法的初衷。

在我心里,工笔写意没有高低之分,只有更加丰富个人表现手段,才能更加淋漓尽致的表达。工笔画的深入与精微,写意画的感性与酣畅,都是我所钟情追求的。我真心希望它们能成为我艺术创作中的左右手。亦或是成为带我在艺术天空飞翔的一对翅膀!能让我的艺术之路走的更远、飞得更高!



《惠安女》系列之二  136x68cm  2016年

 

关于重彩

 

古代重彩画大多传于石窟寺庙的壁画,多为勾勒添彩的工笔手法,因其大量使用色彩鲜艳浓重的矿物颜料而得名。走过岁月的长河发展到今天。工笔重彩已经不仅仅指代重彩这一单一特征,它是包含一整套的综合性技法的。而传统的写意画也被叫做水墨画,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色彩在绘画中的作用。那怎么能够让作品既有鲜明的色彩又有丰富的笔墨语言而且格调又不被降低呢?怎样使二者有机的结合呢?这是一个需要思考和不断探索的课题,前辈中黄胄大师为代表的诸先生,已在这方面开了一代先河。作为当代有理想的艺术工作者应该在前人的基础上有个人的作为,创作出更具时代气息的作品。我想这将是我今后创作中一个长期的目标!随着岁月的流逝和作品积累,我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呈献给大家。

路漫漫其修远兮!追求艺术新境界的脚步永不会停歇。 在这个全新的美好时代,艺术家有着广阔的创作空间和良好的创作环境。我们理应把握时代的脉搏、继承传统、感悟生活、写意抒情、勇于创新!为所从事的钟爱的艺术事业开创更美好的未来!

 
作品欣赏

 


《高原红》系列之二 68x45cm 2015年

 


《高原红》系列之三 68x45cm 2015年



《高原红》系列之四 68x45cm 2015年



《惠安女》系列之五  136x68cm  2016年



《惠安女》系列之八  136x68cm  2016年





新疆人之三67x45cm  2016年



新疆人之六67x45cm  2016年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