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镜无尘——范扬禅意书画作品展即将开幕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慧镜无尘——范扬禅意书画作品展即将开幕
  • 来源:书画圈网
  • 时间:2018-10-28

慧镜无尘——范扬禅意书画作品展

主办单位

山东天宁禅文化产业有限公司

山东浩雅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

山东省通俗文艺研究会

山东新地文化创意研究院

展期时间

2018年10月28日至11月19日

开幕时间

2018年10月28日上午10点

展览地点

星云大师展览馆

(山东济南经十路11890号北京银行13楼)

含英咀华 厚积薄发

 

范扬属羊,性格和顺,心地实在,读书时是好学生,做事时也随遇随缘。广交游,多朋友,画友中口碑不错。

范扬出身诗文书画世家,不乏才情。一般说来,世家子弟往往聪明有余,沉稳不足,可以顿悟,不耐渐修。范扬却是能够立定精神,扎牢根基,含英咀华,厚积薄发。

▲  蝶恋花

▲  芙蓉芙蓉二月开

考大学前,范扬在老家南通的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研习民间刺绣和剪纸。当时,海内外诸多名家如庞薰琴、吴冠中等到研究所讲学,启发学术,提携后进,范扬获益良多。

工艺研究所前身是沈寿女红传习所,其刺绣精品为当时一绝,研究所的剪纸、灯彩、风筝、扎染都很精彩。民间艺术朴素自然、磊落大方而有生机勃勃,范扬耳濡目染,好之学之,体会不少,确实直接影响到其后来的审美取向。

▲  芙蓉蜻蜓

▲  路边野花入眼来

▲  明月别枝惊鹊

1977年恢复高考,范扬考人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师大4年,学素描、学油画、学中国画、学书法,后来专攻中国画,也要学山水、人物、花鸟,基础是全面的。毕业后留校任教,自助教而讲师而后副教授,逐一进步。

我和范扬是同学,彼此了解。

说实话,范扬是真正喜欢画画的,真正所谓美术爱好者也。几天不画画,他会感到难受,必得要提起毛笔,画来画去,消闲半日才得放手。画画已不是事业,画画已经就是生活。范扬自己也说,我们也不会做别的什么,我们只会画画,我们只能画画,我们天天画画,我们当然该把活儿做得好一些。

▲  螳螂萱花

▲  忘忧草

▲  香气袭人

范扬作画,是相当投人的。留校不久,当时大家都十分积极地为参加全国美展而创作。范扬画了一幅《支前》,车马人流,担夫争道,颇有点“人海战术”的意思,思路是从《清明上河图》中来,构图又烧有新意,范扬又肯下功夫,画了好几稿。后来人展获奖,收藏在中国美术馆,今日看看,作品还是经得起推敲,耐得住时间的考验。

范扬到云南写生,到甘南采风,画了不少大写意的水墨人物,形象从生活中取材,笔法有梁楷石J洛的豪迈气质,效果不错。

▲  归山深浅去 须尽丘壑美

▲  湖山钓艇

范扬也坐得住,作细笔头的工笔人物。前些年,他画了一组唐诗人物画,颇为用功。他画王昌龄诗意,作《平明送客》,画雨后清晨,山色如洗;作《孤舟微月》,画携琴访友,波光水影。纯用传统手法,单线平涂,勾勒渲染,人物景致,繁复精丽,气氛细节,处处落实。画儿完成后,清新明丽,耐看得很。朋友们评价,不玩花样,正门打人,以平和的手法,画出高明的趣旨,是内家高手。

范扬说,中国画也似围棋,棋子仅黑白,棋抨也就是方格,其落子也简略,其变化却无穷无尽,可以生发,可以手谈,能有风格,可以养性怡情。包容既大,也极自我,芥子须弥,纳于一物。

▲  墨即是色 色即是墨

▲  山中无一事

山水画,则更能体现画家的真性情。古来画家多作山水,不是没有道理的。或千岩万壑,或一角半壁,可以写实,可以写心,可以坐对,可以卧游。长卷写“潇湘”,册页作“东庄”,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范扬画水墨山水,浑厚华滋。范扬在自述里写道,小时候学写毛笔字,外婆告诉说,用笔要厚,用墨宜浓,关系到一个人日后的福泽。后来画山水,取法宋人元人,却正好是雄浑沉稳一路,尽去刻削浮滑习气。范扬的水墨山水,笔法凝重,中锋起落,有来龙去脉,笔笔到位,落落大方,远看是山石林屋,近看是用笔用墨。其行笔自由而自然,笔路盘旋起伏,有着内在的律动节奏。

▲  深山尽日无人到

▲  桃花尽日随流水

▲  晓起入山

范扬的青绿山水,又是一路。青绿山水颇难为之,容易流俗,难得高雅,范扬善用青绿石色,又以朱砂储石间于淡墨渴笔之间,彩墨交融,浑然有致。行家评曰,画面很是平伏。“平伏”者,平和服贴是也,能做到平伏,也不容易。范扬用这青绿手法,平心静气地画了一套《太湖》邮票,邮电部已正式发行。

范扬的山水有吴镇、王蒙的茂密深邃,有赵孟颊、董其昌的沉稳雍容,从传统与走来,却又有着自己的风骨。

▲  阿罗汉图

▲  挠背罗汉

范扬学传统,融会贯通,时有心得,常发议论。范扬说:论画山水,元四家个个厉害,赵孟頫却更为大家天成,钱选不错,吃亏在离赵太近。范扬又说:董玄宰以佛家南北宗分析地域风气,品评画家骨格,是借古开今,推介松江意趣,董是“拿来主义”的老手,其自作命题所谓“雨淋墙头效”亦是从颜鲁公屋漏痕中出来—屋漏之后,雨淋墙头是也。

范扬又说:推古及今,北派因悲鸿院长执掌中央美院,提倡素描写生,可染先生身体力行,其作对景写生,层叠九染,所画光影岚雾,最为精彩;南方抱石先生崇尚传统,又得东洋巨匠狂傲气势,纵酒放笔,任气使才,其登山临水,速写勾勒归而成图,故得山川精神。

▲  寿山福海 莲舟一叶

▲  菩提禅悟

自此而后,北方画家复笔积墨,安排构成,皴法列如算子,是一病也;江南诸家,才气不逮,笔底流于轻浅浮躁,难与前辈齐肩。所以,要真正做到作品动人,确是要“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

范扬认为,说说容易,做起来难。但是我们这一代也当努力奋斗,创造出无愧于前人的作品。画儿要真好,真有价值,让以后的人们看了也服气,“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才算有点历史意义。

▲  庭院婴戏

▲  菩提本无树

▲  胡腾舞

范扬的花鸟画,亦与世俗不同。写意花鸟,反映作家的性灵心声,所谓一枝一叶总关情,用来比喻花鸟画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作写意花鸟,心态最当放松,写意花鸟,重在“写”字,涂涂抹抹,枝叶相生,须臾片刻,信手拈来。所以,范扬有时半开玩笑地说,画花鸟不吃力,等于休息,等于练气功。窗明几净,熏香沐手,铺纸拈毫,优哉游哉,浓浓淡淡地画出,事情就是这么的简单。他画得自由自在,你看画也轻松畅快。

范扬的花鸟,笔头生拙老辣,意态清新俊逸,有北派朴茂,有南人清雅,兼容并蓄,品格是高雅一路,笔调也充满生机。画为心声,作品中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你真正豪迈,画儿自然洒洒扬扬;你若胆怯,笔下就会抖抖嗦嗦。宣纸是那么的敏锐,它准确细微地记录着你的一举一动、你的情绪、你的决断和犹豫、起落和顿挫。画家笔底的行动,反映着画家的素养和习性。

▲  祥瑞罗汉

▲  兰馨

▲  阿罗汉图

画如其人,范扬厚道实在,淡泊宁静,不故作姿态,不张狂颠倒。看范扬的画作,如品新茗,展卷抚册,清香四溢,不霸气,却浑厚,不事张扬,也具神采。

范扬好古,浸润其间,每读青藤八大,常谓已不如人,抑之弥高。范扬不泥古,也读现代绘画,每遇知己,总要辩说一番徐渭与凡高、麓台与塞尚之高下通同。

范扬的路道是不错的,勤学精思,取法上乘,范扬的路道是宽阔的,实力雄厚,能有发展,假以时日,可期大成。

▲  蕉荫玩古

范扬,1955年1月生于香港,祖籍江苏南通。1972年入南通市工艺美术研究所。1982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曾任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中国国家画院博士后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兼任南京书画院院长、金陵美术馆馆长,文化部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