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艺术家遇到一个伟大的策展人 行为艺术《美术馆里的茶贩子》手记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当艺术家遇到一个伟大的策展人 行为艺术《美术馆里的茶贩子》手记
  • 来源:书画圈网
  • 时间:2018-09-18

        书画圈网  当代艺术在中国正在经历重要阶段,历史将会证明这一点。在过去的30年、40年中,当代艺术在中国刚刚扎下了根,最多不过小荷才露尖尖角,涌现了一批比较有影响的艺术家、批评家,在世界上还远远没有走到一个显赫的高度,所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须努力。

 

我研究过一点历史,任何艺术的创造巅峰都是在一个大萧条、大迷茫、大问题的背景下产生的,需要一种大智慧,而历史上大觉醒的大智者往往在此时有一些荒诞、无知、普通的行为,他的特点不外是:冷静、行动、不动声色,就像种了一片玫瑰,最后很轻巧、没有任何的阵仗,却吸引来了美丽的公主,甚至远远没有童话世界的铺排和煽情。

现实是残酷的,但并没有那么可怕。可怕的是丢掉了一个艺术家最珍贵的东西,把自由的灵魂和创造的翅膀丢了,徒具一副肉体的空壳却当宝贝一样,却好像掌握了艺术的真谛,沾沾自喜。

 

比如历史上艺术展览这件事,一直在随着时代在演绎演变。最早一个艺术家一辈子都不参加一个展览,但他死后人们给他办过很多次展览,那是别人需要纪念他、更多人需要瞻仰他的辉煌艺术。后来一个艺术家活着时,参加了几次展览就能在活着时飞黄腾达。再后来有艺术家活着时就参加了别人给他举办的个展,非常荣耀,青史留名。再后来,很多有名的艺术家活着时都参加了自己的个展,有别人给办的,也有当时别人不以为然、他自己给自己办的,后人给予了一样的认可。……再后来,几乎每周都有个展,但人们还是记得那么几个艺术家。但人们很高兴,自己有了自己认可的艺术家,也许他们的群落只有几百人,但他们的艺术家依然享受着国王般的拥戴,在大街上他们和他们的艺术家比以往的人们更自由、自信、自律,大家你有你的艺术家,我们也有我们的伟大的艺术家,仿佛那就是艺术的天堂。

 

给艺术家办个人展览在某种程度上就像给一个艺术家办一个节日一样,但是节日多了,尤其现在节日特别多,于是产生了策展人这个职业。只有少量的策展人是伟大的,但是再伟大的展览都是由不很伟大的展览堆积起来的,没有哪个展览或策展人是注定伟大的。多数策展人自然是靠策展过日子,于是就得钻营,十分理解他们的处境,似乎策展人需要一个名证、一个名师、一个认证、一个权威机构,时间长了自然又卷入那个怪圈,那就是逆淘汰,劣币淘汰良币。实际上这个时候又回到原点,艺术家还得靠自己的艺术,策展人只能是锦上添花,当然这只是指一般的策展人,伟大的策展人当然不在这个范围内,伟大的策展人就是那么多,我们不能指望的更多,一般情况下你能碰上一个有创造力的策展人完全靠运气。因为即使伟大的你碰上一个伟大的策展人,还得碰上他正在最自由的状态和最有创造力的时候。

 

现代艺术家不同于以往的艺术家,一个是职业艺术家多了,当然这不是什么坏事。随着工业化、现代化、互联网化,必然有热爱自由、艺术的艺术家把艺术当成一种职业,这是现代化的一道亮丽的人文风景,各个都市、乡村都会自然形成一个个艺术家群落,由一开始的新奇横空到后来的稀松平常,由开始的无人管理到现在渐渐的有了社区自治管理组织,由一开始只拥挤在都市边缘到现在似乎离开都市也能形成了乡村艺术区,实际上这也是艺术家越来越靠近艺术是什么过程,也是艺术家越来越靠近艺术的灵魂是什么的过程。

当艺术家遇到策展人本身就是现代文化事件,正是现代化催生了更多职业艺术家的诞生,职业艺术家又催生了一个个艺术展如雨后春笋的繁茂,正是现代艺术展览业和策展人队伍的壮大不断扩大艺术家的队伍,一个轮回转下来艺术家队伍的壮大又催生了策展人的专业化,这就是现代艺术的业态,虽然大家都在说现代艺术的业态、生态很乱,抱怨艺术区、画廊、拍卖公司一团乱麻,但不得不说,实际上我们的现代艺术业渐成气候,这里有无数的新的生机。798艺术区、宋庄艺术村等早就名声很大了,而山东崔杨、湖北武当神明谷等等都在慢慢策划。

 

北京-天津的城际列车,北京-上海等等城市之间的高铁,城市之间的同城效应还在加快,互联网的社区化、地球村化、媒体个人化等都在无数变化,艺术的博览会化、节日的艺术化、艺术区域化都催生不同人性的变化,不能适应这些变化已经成了新的艺术的代际化,理解艺术新的代沟已经变得非常复杂,绝对不会像30年前、40年前那么简单,艺术绝对不再是传统艺术与现代艺术的区别那么简单、划一。

 

当然我们的生活再复杂,在艺术面前也会简化成莎士比亚的:To be or not tobe,that’s a question.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我是个当代艺术工作者,要研究当代艺术的各个层面才能理解当代艺术所遇到的新问题,有时也会票友一样做一两个行为艺术,我也学学艺术家苍鑫兄,我有我的想法,比如最近我做的一个行为《美术馆里的茶贩子》,这是在微信公众号上实施的一个行为艺术,牵涉的地区涉及到北京、贵州、内蒙等,感触颇深。整个行为,它尽管在互联网虚拟状态下实施,但依然还紧紧抓住“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一开始,就有网友质疑,你到底是要卖茶叶,还是要干啥?也有人虽然没有明说,第一天就有类似脱裤子放屁的质疑,这难道不是为多卖茶叶进行的所谓低级策划嫌疑?第三天,终于才有一个网友买了两份茶。其实,到这儿这个作品就该停了,不过这个行为一开始就定的7天,事实上尽管把茶贩子请到美术馆来卖茶,也不能改变茶贩子就是卖茶的事实,此刻茶贩子还在美术馆……

作者:曹喜蛙  2018年9月15日于北京月牙殿

 

作 者 简 介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互联网哲学家及诗人,起哄哲学及美学创始人,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出版过诗集《悲剧舞台》,自印诗集《长诗:操》,组诗《核武器与癌》获得过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诗歌《爱因斯坦肖像》入选过北京大学出版社全国中学教辅书。著有《赢在互联网》《和明星去旅行》《中国吼狮》等著作。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