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眠经典主题代表作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林风眠经典主题代表作
  • 来源:99艺术网
  • 时间:2018-09-14

  ‘本世纪已经进入最后十年,世界艺术变化非常之大,不过六七十年前,我们议论过的事,依然还是我们今天的问题。’这是1990年,林风眠为其文集出版所作之序言中写下的话。转眼,时光又前行了三十载,这句中国现代派艺术先驱生前的‘人生总结’一如他所留下的画作般醍醐灌顶。而他所说之问题,便是如何‘借鉴西方艺术的方式一扫中国画之积弊,开辟现代主义艺术审美和表现形式、创造属于新时代的艺术’,为其奋战一生的艺术理念。

  时代比他走的慢

  林风眠的破与立

  身处二十世纪之初剧烈动荡的时代,林风眠自幼对新艺术、新思想充满向往。五四运动(1919年)时期,响应‘艺术救国’,他与同学林文铮,常玉、徐悲鸿、潘玉良等成为第一批赴法求艺的中国留学生。1925年,应蔡元培之邀,年仅25岁的林风眠回国担任北平国立艺专校长,随后创办杭州国立艺专,提出‘调和中西’的教学宗旨,培养出的得意门生如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相继成为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的巨匠。他毕生坚守自我艺术理想,潜心‘中西调和’的摸索,通过吸纳民间艺术并使之与西方现代艺术语言相融合,生成全新的视觉图像,打造出独特个人风格,并将中国画从传统推向现代,在中西融合的探索中结出丰硕成果,其笔下独具神韵的人物、静物、风景也因此成为了中国20世纪美术史上一座令人敬仰的高峰。

林风眠、林文铮、吴大羽(由左至右)于巴黎留学时合影
林风眠、林文铮、吴大羽(由左至右)于巴黎留学时合影

  巅峰聚首

  50至60年代三大经典题材之作

  是次秋拍,嘉德香港延续春拍对于林风眠艺术思想的梳理,再次汇聚三件幸免于文革劫难、50至60年代林风眠创作巅峰期之珍稀画作:从融合西方立体主义、彻底颠覆中国传统表现形式的里程碑作品《仙人掌、彩陶与静物》,到其最为人熟知的经典仕女画像《白衣仕女》,直至将中国抒情缥缈的意境与西方富于理性秩序的构图圆熟相融的《鱼鹰》,深刻洞悉该时期林风眠在静物、人物、风景题材创作所经历的突破、消解、直至沉淀的革新演绎。三件作品均首次亮相于市场,由藏家悉心深藏数十载后割爱释出,实属可遇不可求之购藏良机!

立体主义的创新构图
立体主义的创新构图

  《仙人掌、彩陶与静物》

Lot 37
Lot 37

  

林风眠(1900-1991)
仙人掌、彩陶与静物
彩墨 纸本 | 一九五二年作| 68×68.5 cm
Lin Fengmian
CACTUS, PAINTEDPOTTERY AND STILL LIFE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 Painted in 1952
出版
1999年,《中国现代主义绘画的先驱者——林风眠》,加拿大亚太国际艺术顾问有限公司,台北,第173页
来源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估价 ESTIMATE:
HK$1,500,000 –2,500,000

  创作于1952年的《仙人掌、彩陶与静物》,是目前林风眠传世作品中少数有年代纪录的早期静物精品,更是他自50年代初起,对立体主义实验性表达的关键创作,标志其对中国水墨画形式表达的革新进入至一个全新的境界。

  背景中,垂阵线条切割构成墙面与窗户,左右两个‘十’字与撑满画幅的大圆勾勒出窗前的窗架和圆桌。倒置的梯形竖立于圆形的左半侧,从底部白网纹样判断,应为半束于侧的窗帘。简化为各种几何形体组合的对象,交错并置于桌案上:扁圆的水果与圆形仙人掌,于上下分别紧贴中心轴线左右;菱形的陶罐与竖方形的盆栽,呈左右水平陈列;陶罐、仙人掌、盆栽、水果,围绕着中间上下交叠的方巾,呈圆形分布,相互辉映,形成‘圆中有方、方中有圆’的布局特色。

《仙人掌、彩陶与静物》中的立体几何造型构图分析,方圆矩阵间各有其秩序
《仙人掌、彩陶与静物》中的立体几何造型构图分析,方圆矩阵间各有其秩序

  造型是构图的主角,色彩亦为其中的一部分。在水果与方巾、仙人掌的处理上,林风眠以绿、黄相对应,左上角窗外的白色天空与右下角的黑色桌面,以及左下角明度较高的白纱窗帘与右上角的黑沉墙面,共同形成明暗对比。白色的背景在整体的灰色基调中显现出颜色的调和之美,而窗外天空中的白云更为画面增添了空间的穿透性与另一空间的想象。

  中画之魂,西画之格

  林風眠在30年代就研究过毕加索(PabloPicasso)、勃拉克(GeorgesBraque)等立体主义的代表人物,还在其翻译的《一九三五年的世界艺术》著作中,专文介绍了立体主义在欧洲的最新发展。在他的心目中,立体主义是西方现代艺术的主流。50年代搬至上海后,受酷爱戏剧的好友关良影响,林风眠在了解绍兴戏的改良的过程中深受启发,恍然大悟,通过结合立体主义表现手法,找到了弥补中国传统绘画中因着重主观意向的时间性表达而在画面空间张力上的不足。

  
乔治·布拉克《静物》油彩 画布,116.5×81.5cm,1911年作,法国巴黎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藏

  他从静物画入手,将空间纵深结构转化成平面上的层层交叠,通过几何造型的精准布局,墨彩流淌的笔触和素雅的彩色,将中国传统静物绘画素心清雅之韵消解于复杂交错的几何秩序之中。《仙人掌、彩陶与静物》中,各个对象的构成都是经过巧妙安排,无论是前后景的对比色系,又或是画中透过方圆矩阵所形成静态和动态的对立,均以静喻动,展现了蓬勃的生机与生命力。凭借此作,艺术家彷佛在上海小屋中,向观者娓娓道来林风眠的对传统、现代和历史的憧憬时光。

  中西美学的至臻凝炼

  《白衣仕女》

Lot 38Lot 38

  

林风眠(1900-1991)
白衣仕女
彩墨 纸本 |一九五四年作|69×69.7 cm
Lin Fengmian
LADY IN WHITE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Painted in 1954
出版
1999年,《中国现代主义绘画的先驱者——林风眠》,加拿大亚太国际艺术顾问有限公司出版,台北,第145页
来源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估价ESTIMATE:
HK$1,500,000 –2,500,000

  50年代,林风眠在教育事业上虽是隐退,但创作却进入高峰期,其中仕女画乃其最为人知的经典题材。自50年代中期开始,受进一步调和西方现代主义表现形式的影响,他笔下的仕女形象逐步简化为几何形体的构成,背景也改为垂直几合分隔,且更注重线条和颜色的经营,作于1954年的《白衣仕女》即为佳例,作品在娴熟的捕捉了仕女外形美姿的同时,将东方仕女的雍容风度和优雅气韵展露无垠。

  
林风眠《照镜仕女》彩墨 纸本 68.5×68.5cm,嘉德香港2018春季拍卖会Lot18,成交价:682万港币

  《白衣仕女》采林氏典型的‘方形布阵’构图,大面积的黑白刷笔,将背景垂直分隔成具有明暗变化的三等分,流丽的线条和半透明的阴影赋予画面一种光色照射下的逆光情境,为端坐于前的白色仕女注入一股静幽柔美的空灵感。两笔弯眉、两画凤眼、一点文鼻、两笔晕染而出的樱嘴薄唇,一个长笔勾勒的椭圆脸型,用笔娴熟自信。流动的线条,浸透了艺术家的情思,同时又率领着画中的色块,从线转到面,从实体转到空间,勾勒仕女丰润的身姿及薄纱的轻盈,显示出艺术家是在对画中人物有了充分理解之后加以提炼才可到达纯熟、自信的表达境界。

《白衣仕女》作品局部
《白衣仕女》作品局部

  用色上,林风眠自创在重彩之上叠加白线、白粉,形成透明的纱质感觉,层层叠叠的白粉肌理营造出高古宋瓷般莹润柔和的透明光感,盖于白粉之下的重彩透过不同程度遮蔽,创造出隐隐若现、层次丰富的中间色调变化。

  大繁若简,意象造型

  由《白衣仕女》中亦可见林风眠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向往、理解和审美体悟。如他由中国历代佛像、敦煌壁画、京剧人物的装扮中提取灵感,在转化为自身的创作中,又加入西方立体主义精炼的造型。画中女子的削肩、修长四肢与右侧瓷瓶的细长造型构成呼应,柔和的黄色花卉在硬挺的白色瓷瓶中静美绽放,与端坐于旁的仕女遥相而对,林风眠将白衣仕女的客观形态与主观意向的化身幷置入画,用西方之形式展现自我的东方情思,一如李白写杨贵妃之绝句‘云想衣裳花想容’般意蕴深长。

  东方抒情新韵

  《鱼鹰》

Lot 39
Lot 39

  

林风眠(1900-1991)
鱼鹰
墨 纸本 | 一九六〇年作| 68.5×68cm
Lin Fengmian
OSPREYS
Ink on paper | Painted in 1960
出版
1999年,《中国现代主义绘画的先驱者——林风眠》,加拿大亚太国际艺术顾问有限公司,台北,第222页
来源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估价 ESTIMATE:
HK$1,000,000 –2,000,000

  ‘我想也许因为我从小生活在山村里,对大自然的爱好,成为一种习惯……也许看来最平淡的东西,在平原上的几株树、一条河,我都永远不会感到厌倦。’

  ——林風眠《抒情·传神及其他》,1962

  林风眠的故乡位于广东省梅县的公岭村,风景优美而宁静,是其幼年消磨时光的好所在,培养了他一颗爱好贴近自然的优美心灵。于杭州艺专教学期间,他更提倡学生要多‘向自然学习’,身边万物皆为创作的素材。1958年,他与关良、吴大羽等老画家在上海美协的组织下走访安徽黄山、苏州东山、浙江舟山及新安江等地写生,积累了大量的绘画素材。作品《鱼鹰》便是林风眠基于该次写生中所见所悟,于1960年创作的得意之作。

約50年代,林风眠(右二)与关良在上海郊外写生
約50年代,林风眠(右二)与关良在上海郊外写生

  信手拈来皆成妙谛

  在墨色五分的山河背景中,他以收放自如的运笔晕染,配合坚硬的直线,将两艘渔船简化为三角形块的抽象式结构,幷置于画面中央,船头船尾露出的水稻在两端零星交错,构成对应,缔造出视觉的稳定和空间纵深的层次。三只肥瘦不一的鱼鹰,被刻意安排站立于右侧船沿之上,打破了画面原本的构图平衡,形成一种向右下沉的动势。

《鱼鹰》作品局部
《鱼鹰》作品局部

  中国绘画自古以风景题材见长,尤其着重抒情意境的写意表达,文人画更将此特点发挥极致,却也束缚了空间布局上的经营。林风眠通过借鉴西方风景绘画的空间构图,将画面横贯分构为多个层次,并利用传统水墨画中留白的特点,引入西画对于户外光影变化的捕捉,随着近大远小的景物安排,画面由前至后,层次推进间,一股轻松自由的画面气氛洋溢而出,形成画面秩序上的新韵律。

  有别于40年代在杭州嘉陵河畔所作风景画中所散发的忧郁、沉闷的情调,《鱼鹰》中,右侧鱼鹰未见五官,却身姿活泼,简化的用笔苍劲姿媚,自成风调,流露出一种经久淬炼的孩子气,一如林风眠彼时的心境写照:虽历经战争流转、人生失意,却仍对自然、对艺术保有一颗纯真的赤子之心。

  面对一代大师的巅峰经典,回首再读文首那句‘人生总结’,不禁感叹,时代比他走的慢。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