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家如何临古书法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历代名家如何临古书法
  • 来源:澎湃新闻
  • 时间:2018-09-11

苏博今展临古书法特展:看赵孟頫王铎吴昌硕是如何临古的

 作者: 肖永军

 

  元 赵孟頫 《临兰亭册》

  中国书画的学习离不开临摹前人的经典名作,正所谓先师法古人,而后师心、师造化。师古是书画入门的基础,因而古人尤其重视师古。从王羲之的《兰亭序》、《十七帖》到怀仁《集王圣教》,从智永的《真草千字文》到孙过庭《书谱》,从《淳化阁帖》再到董其昌的《戏鸿堂帖》,等等,这无不是书家临习的典范。苏州博物馆依托于馆藏名家临古的书法作品,如赵孟頫的《临兰亭册》、无名氏的《临智永千字文》、王铎的《临阁帖卷》、姜宸英的《临王義之帖轴》等,特举办一场历代名家临古书法特展。为观者学习书法及研究书法史脉络提供了一些借鉴与帮助。

  今天,“取法乎上——苏博藏历代书法临古特展”在苏州博物馆二楼书画厅开展。此次展览是继苏州博物馆“翰逸神飞——苏州博物馆藏历代书法名品展”之后的又一个关于馆藏书法的展览。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0月7日。

  苏州博物馆表示,此次展览既可以使观者开阔眼界,又方便观者对书法的临摹学习,还可以让书法专业人士考见历代书家风格之渊源、流派之传承,为研究中国书法史提供一些线索。

  苏州博物馆依托于丰富的馆藏临古作品,自元至清,延及近代诸名家。“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从苏州博物馆获悉,此次展览特别遴选馆藏书法临古作品35件,兼真草篆隶之体、备卷轴屏册之式。其中,赵孟頫之《临兰亭册》、女史曹贞秀之《临玉版十三行》、无名氏之《临智永千字文》,皆属名家旧藏,堪称难得一见的铭心之物;而王铎、姜宸英之《临阁帖》、王澍之《临米帖》、吴昌硕之《临石鼓文》等,或形神俱肖,或略参己意,诸家日常临池之用功,于此即可窥一斑。

  对于书与画的学习,古人尤其重视师古,师古是学习书画的基础。绘画之师古,即六法之“传移模写”;而书法之师古,则在名迹之钩临摹搨。

  学习古人的途径主要在于临摹,所谓“临”,即以纸置古帖旁,观其形势而学之,若临渊之临;所谓“摹”,即以薄纸覆古帖上,随其细大而搨之,若摹画之摹。临书多得古人笔意,易失古人位置;摹书易得古人位置,而多失古人笔意。因而在学习书法的过程中,临与摹要有效地结合起来。

  唐宋以来,除了王羲之的《兰亭序》是经典临摹范本之外,单刻帖若钟繇《宣示表》、皇象《急就章》、王羲之《黄庭经》《十七帖》、王献之《十三行》、智永《真草千文》、怀仁《集王圣教》、孙过庭《书谱》,也是历代读书人学习的典范。

  到了北宋时期,开始出现汇集名家书法作品的丛帖,如北宋之《淳化阁帖》、《绛帖》、《大观帖》、《汝帖》,明代无锡华氏《真赏斋帖》、吴门文氏《停云馆帖》、金坛王氏《郁岡斋帖》、松江董氏《戏鸿堂帖》、歙县吴廷《余清斋帖》,清初涿州冯铨《快雪堂帖》、乾隆内府《三希堂法帖》等等。

  而这些从帖或书法墨迹,无不是宋元以来书家临摹的对象。如这次展出赵孟頫《临兰亭册》、董其昌《钟繇笔法书米海岳诗轴》、王铎《临阁帖卷》、包世臣《临王羲之十七帖轴》、姜宸英《临王義之帖轴》等。

  此次展出的《临阁帖卷》是王铎49岁(崇祯十三年)所临,时在京师礼部右侍郎任上,同年九月即迁南京礼部尚书。临王献之三帖(廿九日帖、鹅群帖、江东帖)、虞世南(饭千僧手疏)等于一卷之上。虽系临古,而纯以自家笔法出之,笔力雄肆厚重,势峻意密。

  其释文为:

  廿九日献之白,昨遂不奉别,怅恨深。体中复何如,弟甚顿,勿勿(匆匆)不具,献之再拜。 献之

  不能治天,所以资将军,将军既是帝室之胄。信义若于四海。来之大国。诚难至也。 鹅群帖

  献之等再拜。不审海盐(监)诸舍。上下动静,(法)比复常忧之。姊告无他事。崇虚刘道士鹅群并复归也。 虞世南帖

  弟子虞世南稽首和南十方三宝弟子。早年忽遇。重当时运。心差愈之。日奉设千人斋。今谨于道场饭供百僧蔬会。以斯愿力。希世世生生常无疾惚。并及七世久远。六道怨亲并同今。 唐颜真卿帖

  阴寒不审,太保所苦复何如。承渴已损。深慰驰仰。病服药。要鹿脯。有新好者惠少许。文殊赞犹未获。望于文书中细检也。寻弛谒不次。十一月日刑部尚书唐颜真状。

  李太保大夫阁下。崇祯十三年立春之夜。王铎临为元老亲翁一笑。

  《定武兰亭序》亦是收录在《淳化阁帖》中,元代赵孟頫对于《兰亭序》的临习不下数十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卷、东京国立博物馆藏有一卷,无锡博物馆也藏有一卷等等。而苏州博物馆藏赵孟頫所临习《兰亭序》则被装裱成册,即《临兰亭册》。此为赵孟頫临仿定武本之作。因其五十七岁得到一本定武本兰亭。当时,他自称“一旦得此,喜不自胜”。

  这卷赵孟頫的《兰亭》临本,得二王之真趣。全帖一笔不苟,虽从规矩中来,却无一毫窘束之意,秀气精绝,别有一番滋味。米芾曾评价《兰亭》曰:“之字最高无一似”,试看赵氏临本中的“之”字,或舒展、或紧密、或出峰、或藏锋、或秀朗、或古拙,变化多而又浑然一体。另外,《兰亭帖》中的一些细节,在赵的笔下屡有令人击节赞赏的再现,如“左”字,上面一横接着向左一挑,接处提笔向上连笔翻转,在定武兰亭中不甚显豁,赵孟頫特意强调写出,留给后人无穷方便。《兰亭帖》中一些不常见的点划,如反捺等,赵孟頫都写得十分精密,十分到位。

  说到《兰亭》,不得不提清代前期的帖学代表人物姜宸英。他是明末清初的书法家、史学家,与笪重光、汪士鉴、何焯并称为“康熙四家”。他家曾藏兰亭石刻,至今扬本称姜氏兰亭。展览中有两卷姜宸英的临王羲之的作品,从作品中不难看出其为二王一脉,而其近宗米芾、董其昌,书法中又流露出董其昌的影子。包世臣称其行书为能品上。

  值得一提的是,一卷《智永千字文卷》比较引人注目。智永乃王羲之五子徽之之后,陈隋间人,出家永欣寺,曾书真草千文八百本散诸江东诸寺。东坡曾评其书“精能之至,反造疏淡”,盖北宋原本尤可得见。世传以大观间薛嗣昌刻关中本最为可信,据云即以原本勒石,帖石现藏西安碑林。而现日本京都小川家藏《千文》墨迹本,据启功考证即八百本之一。此《智永千字文卷》卷首已残,自“龙师火帝”起,凡160行,行12字。当系后来临本。顾文彬旧藏,刻入《过云楼集帖》卷首,帖石现藏苏州文庙。

  除了临帖的作品之外,近代临碑作品亦在展览中呈现,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吴昌硕之《节临石鼓文屏》。石鼓文被历代书家视为习篆书的重要范本,数千年书史中,对《石鼓文》临习最多、最深且最有独到之处的当数吴昌硕。《石鼓文》成全了吴昌硕,反过来,吴昌硕也使《石鼓文》的艺术价值得以发扬光大。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