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笔下的花世界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吴昌硕笔下的花世界
  • 来源:微故宫
  • 时间:2018-07-02

晚清民国时期著名画家;

“清末海派四大家”之一;

文人画最后的高峰;

中国近现代书画史上最为耀眼的艺术大师;

诗、书、画、印四绝的巨匠;

承前启后的一代宗师……

对吴昌硕绘画艺术成就的赞誉,亦如其笔下之花世界,杏雨梨云,落英缤纷……

清代晚期,科举渐废,文人学子的晋身之路已不复从前,寄意山水的文人情怀也再难为继。许多依赖笔墨为生的读书人,将目光从高山流水转向身边的花草虫鱼,既是心性的转变,也是囿于现实生活。

花鸟画科在晚清民国画坛上一时大盛。作为画家的吴昌硕虽学画较晚,四十岁以后方将画示人,但他最为擅长的就是大写意花卉。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吴昌硕笔下的“花世界”。

吴昌硕 花卉册(其一)

看一幅画,首先的直观感受来自画面的图像呈现,也就是欣赏者对画面内容的理解以及视觉上的审美体验。平凡的物象、明快的造型、活跃的色彩、质朴的意趣,吴昌硕将花卉题材中的文人雅趣与世俗审美很好地结合,形成雅俗共赏的风格面貌,为大写意花卉注入新的活力。大写意花卉在清中期的扬州画派已经有了贴近市民、迎合市场的世俗倾向,吴昌硕则进一步推进花卉题材的世俗化。其审美情趣来源于商业气息浓厚的海上文化,艺术表现自然与市民阶层的审美观念更为贴近。在吴昌硕的绘画里,既有梅兰竹菊、岁寒三友之类文人雅趣的代表,也有适应市民阶层审美要求、寓意吉祥的牡丹、紫藤等,甚至还有果蔬瓜匏等等带着市井田园气息的物事。以牡丹象征富贵,以菊花代表长寿,以水仙比喻清雅,就花鸟画科而言,缘物抒情的表现方式是传统的,而在绘画技法上吴昌硕则以强烈的个人风格完成了自我表达。

吴昌硕 墨竹红梅轴

吴昌硕喜爱画梅花,带有缘物寄情、写物附意的情感寄托。“苦铁道人梅知己,对花写照是长技。”梅花独立寒冬的孤高品格是吴昌硕用以自比的象征。宋以来,画梅大家代有人出,如王冕、陈宪章、金农、汪士慎等,他们所画梅花各具特色,极尽梅花清高孤傲的品格,寄托了画家的精神气息。吴昌硕画梅颇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他喜欢表现老梅。老梅虬曲的枝干好似铮铮铁骨,与轻柔纤嫩的花朵形成鲜明对比。吴昌硕画梅少有全树,也非千枝万蕊,而是有如特写镜头,构图疏阔纵放,气势捭阖,点点梅花,疏密有致,极富节奏之变。焦墨枯笔,顺来逆去。枝丫纵横,曲中求直,苍劲之极。花以焦墨圈勾,精细而怒张,仿佛想要从枝上挣脱,凌空而去。古代文人赏梅,也正是追求这种古朴苍劲的意味,使观者仿佛置身于月色轻笼、花影横斜的意境之中。

吴昌硕 梅灯图轴

吴昌硕题《梅花》的诗文有很多:

“铁如意击珊瑚毁,东风吹作梅花蕊。艳福茅檐共谁享,匹以盘敦尊罍簋。苦铁道人梅知己,对花写照是长技。瑕高势逐蛟虬舞,本大力驱山石徙。昨蹋青楼饮眇倡,窃得燕支尽调水。燕支水酿江南春,那容堂上枫生根。”

“自笑春风笔底温,尚留清气满乾坤。何时结屋空山里,万树寒香独闭门。”

“寒香风吹下东碧,山虚水深人绝迹。石壁矗天回千尺,梅花一枝和雪白。和羹调鼎非救饥,置身高处犹待时。冰心铁骨绝世姿,世间桃李安得知?”

诗画珠联璧合,互补其境,充分体现了吴昌硕的爱梅情结和梅之精神。

菊花也是吴昌硕笔下的常见题材,有墨菊、黄菊、红菊、白菊等,多是园间常见的品种,形态野逸天然,长势蓬勃向上,或倚石生长,或有篱笆相伴,体现的正是“采菊东篱”隐逸脱俗的诗意。画法也随形而变,有的用墨笔双勾,有的直接以色作没骨。设色古艳,藤黄、朱砂、胭脂都参以淡墨,使色彩的饱和度降低,也符合秋日里花朵带着些许风霜的颜色。菊花在秋季开放,故为秋的象征,人们将九月称为“菊月”,因为“菊”与“据”同音,“九”又与“久”同音,所以菊花也用来象征长寿或长久,菊与松树画在一起,被称作“松菊永存”。画菊为长者贺寿,美意延年,也是吴昌硕频频画菊的重要原因。

吴昌硕 折枝菊花轴

吴昌硕 牡丹水仙轴

牡丹,盛开在春光最绚烂时,花朵硕大,花形饱满,通身的富贵气派,国色天香,有花王的美誉。水仙,花开在早春,姿态婷婷,幽香沁人,因为靠水而生,故有“凌波仙子”之称,被人们赋予吉祥、美好、纯洁高尚的寓意。牡丹与水仙在花期上本来是有一定差距的,吴昌硕却很喜欢将二者画在同一画面里。在中国画里意象多于表象,这样的题材选择,是富贵吉祥的大好寓意。牡丹色好易俗,水仙轻灵易琐碎,画家在两者旁边画上湖石,以石块的厚重钝拙加以协调。用色上喜用浓丽鲜艳、对比强烈的颜色,尤善用西洋红,色泽强烈鲜艳。

吴昌硕画荷花。上承陈道复、徐渭、石涛、八大,近接任伯年、蒲华等人,在吸收前人的基础上,自出新意,开创出新的格局。他的荷花沿袭文人画一路,古雅清新,而笔墨大气磅礴,意境壮阔,增添雄浑之气。

吴昌硕 荷花轴

吴昌硕常画的寓意吉祥的花卉植物还有桃、荔枝、紫藤、葫芦、雁来红等等,都带有浓浓的市井意味。

吴昌硕 桃宴酒坛轴

桃被人们视为长生不老的象征,大概源自古代神话里西王母送仙桃给汉武帝的故事。吴昌硕画的仙桃,硕大红润,饱满诱人,浓郁的色彩直落纸上,再衬以盘曲的老干,给人以仙树仙果的想象。有的还画上大坛的美酒,粗剌剌的酒瓮古朴厚重。既有民间的审美情趣,又融汇了文人的笔墨意蕴,用朴实无华的美好打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