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从吴大羽与赵无极同窗:张功慤的“无问我心”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师从吴大羽与赵无极同窗:张功慤的“无问我心”
  • 来源:书画圈网
  • 时间:2018-05-11

师从吴大羽与赵无极同窗:张功慤的“无问我心”

  2018年5月6日下午,“无问我心”张功慤作品展在中华艺术宫启幕。本次展览共呈现95岁张功慤的近百幅作品,时间跨度从上世纪40年代至今,是对张功慤整个艺术生涯的回顾。

“无问我心”张功慤作品展
“无问我心”张功慤作品展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本次展出的作品既有上世纪四十年代创作的抽象作品《深色中的白色》,也有五十年代的肖像作品《缠辫的晨》以及六十年代初风格转变期的《心形》;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其艺术生涯的第二个鼎盛时期,抽象作品《群》、《金》等和一批彩墨抽象作品;新世纪创作的《世博夜焰》、《金辉》、《梦鲲》、《翔》等,从及近一年来创作的一批风景系列作品等最新创作。

《深色中的白色》张功慤40年代抽象作品
《深色中的白色》张功慤40年代抽象作品

  张功慤1923年出生于上海,抗战时考入内迁重庆的国立艺专,1948年毕业于国立杭州艺专西画系,与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丁天缺等先后同学,都是我国现代抽象画先驱、国立杭州艺专油画工作室主任吴大羽教授得意门生,也是迄今为止当年国立杭州艺专唯一仍然健在的学习西画的学生。

80年代,张功慤与林文铮、赵无极、丁天缺、胡善余、庄华岳等
80年代,张功慤与林文铮、赵无极、丁天缺、胡善余、庄华岳等

  20世纪50年代起,曾经在国立杭州艺专引领中国抽象画艺术的吴大羽定居上海直至1988年去世。当时,张功慤住在五原路的一栋老式洋房中,吴大羽住在延安中路,两人相距不远,走动方便。这对师生在风雨如晦的日子里,依旧共同继续中国风格抽象画艺术的探索,有一段时间吴大羽还会到学生张功慤住所二楼的画室,共同进行绘画创作。

《男孩与玻璃杯》 张功悫与吴大羽合作
《男孩与玻璃杯》 张功悫与吴大羽合作

  在小楼之中,两人一起探讨作画、艺术。此次展览中,有一张1950年代的画记录了他们的师生之情,当时张功悫写生了一个男孩趴在桌上沉思的画,吴大羽见后,寥寥数笔加了一只盛有半杯水的玻璃杯,水面的白色成为了画面中唯一一抹亮色,如同一丝希望,引领着艺术的方向。

95岁的张功慤在展览现场
95岁的张功慤在展览现场

  作为吴大羽的得意门生,张功慤是今天“吴大羽体系”在国内的主要传承者和推动者之一。他得到了吴大羽的真传,他的各个时期的主要作品未被人为破坏,并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张功慤这些作品如今已成为研究“吴大羽体系”不可或缺的第一手材料。

95岁的张功慤在展览现场
95岁的张功慤在展览现场

  张功慤在思想禁锢的上世纪50年代,因不愿背离其对现代艺术的选择,也不想在绘画创作中掩盖这样一种情感,为了能继续他的自由艺术创作就主动离开了国内美术圈的各类活动,营造了只属于自己的现代艺术“独立王国”,并投入了其一生的情感。

《红蓝绒衣少女》张功慤50年代作品
《红蓝绒衣少女》张功慤50年代作品

  1950年代,在一次绘画创作中,张功慤用印象派风格的光影效果绘制人物画像,却不为外界所认同。当时张功慤认为,自身的艺术修养和气质也许与当时的环境有一定的距离,便主动自我边缘化,坚持不懈地从事他所热爱的开放、创新、变化的现代绘画艺术。他从中国古代文化思想中汲取养料,转化为自己的现代绘画见解,最终形成了个性独特、变化丰富的绘画表现语言,保持了一个真正艺术家所必具的的专业精神,营造了中国美术史中现代绘画的独特风貌。

  著名评论家水中天对张功悫早期作品的评论:“显示了他那一辈艺术家与世界绘画潮流同步发展的节奏。”

《逐》张功慤1982年作品
《逐》张功慤1982年作品

  张功慤的绘画具有“在抽象作品中暗示着具象的造型,在具象作品中又隐藏着抽象的内涵”的特点。他现代绘画作品的造型表现方式,并不是刻意描绘或制作能成就的,而是以独特的“天然成趣”的艺术表现方式,暗合了中国古代文艺思想中“无为而为”、“天人合一”的深奥哲理。在创作过程中,他绝不会被眼前物象的外在面貌所控制,而是随时可能有新的发现,从而变化和调整画面的结构与色彩。

《心形》张功慤1961年作品
《心形》张功慤1961年作品

  张功慤上世纪90年代以后的创作,“笔意更见流畅淋漓,画面趋于单纯开朗”,画面中“书写”代替了“堆砌”与“塑造”。这对于中国文人来说,意味着绘画向抒发性灵的理想境界靠近。

《红菱艳》张功慤1999年作品
《红菱艳》张功慤1999年作品

  2005年9月,张功慤偕夫人游历加拿大,他说:“两次的海外游学,使我在开阔眼界、长了见识的同时,对中国艺术的未来发展更加具备信心。悠久灿烂的中国文化实际上对外来文明有着极大的包容性和消化力,只要我们认真踏实地去实践去努力,富有智慧的中国艺术一定绽放出更加美丽夺目的花朵来。”当时已经80多岁的张功慤依旧急切地需要把自己心中涌动着的美好描绘出来。作为被时代遮蔽的艺术家的代表之一,张功慤度过了时代与艺术交叉的岁月,绽放出艺术之花。

  如今,96岁的张功慤依旧笔耕不辍,新世纪创作的《世博夜焰》、《金辉》、《梦鲲》等,以及近一年来创作的一批风景系列作品让观众看到了他的艺术热情。

《高士居》(彩墨)  张功慤2009年作品
《高士居》(彩墨)  张功慤2009年作品
《2018年风景系列》张功慤2018年作品
《2018年风景系列》张功慤2018年作品

  开幕式上,上海油画雕塑院院长肖谷表示:“张功慤绘画里中,融入了先秦老庄思想中精神自由、想象丰富、意境开阔等哲学和艺术境界。”

上海油画雕塑院院长肖谷
上海油画雕塑院院长肖谷

  中国现代主义艺术作为20世纪美术史上的“隐形的第三个艺术体系”,其起源是当时国立艺专吴大羽、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张功慤等两代师生群体构成的艺术阵容,“而张功慤便是现今这师生群体里尚健在的代表人物,”上海美术学院院长助理、史论系主任李超表示。

  李超与张功慤于1996年相识,他认为,“展览具备文献展的框架,作品既能看出恩师吴大羽对其影响,也能发现其自身不断探索中国现代主义艺术的脉络。”

上海美术学院院长助理、史论系主任李超
上海美术学院院长助理、史论系主任李超

  此外,“从作品中可以看出张功慤所追求的执着、独立、自由的艺术精神”,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徐明松在开幕式上说道。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徐明松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徐明松

  苏州美术馆馆长、颜文樑艺术馆馆长曹俊觉得,张功慤先生的作品具有东方的诗意和意蕴。

苏州美术馆馆长、颜文樑艺术馆馆长曹俊
苏州美术馆馆长、颜文樑艺术馆馆长曹俊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5月22日结束。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