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诞辰:大千世界,一目了然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名家诞辰:大千世界,一目了然
  • 来源:北京诚轩拍卖
  • 时间:2018-05-10

名家诞辰:大千世界,一目了然

晚年张大千
晚年张大千

  少年时,被迫做过为土匪写勒索信的“黑笔师爷”;继而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早逝而出家为僧得法号“大千”;被家人送往日本求学却在暂留上海期间拜得名师学习书画;造假石涛、八大等名家大作遭人追杀却又因此得号“石涛专家”……这位拥有着如此传奇的前半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五百年来一大千”的张大千。

  1899年5月10日张大千出生在四川内江市的一个书香门第家庭。张大千自幼习画,在上海期间更是拜得湖南衡阳名儒曾熙、江西临川大儒李瑞清为师,学书法,攻诗文,培养气质,砥砺情操,两师相继授予古今书画鉴赏,窥探艺事奥诀。尤因笃爱八大、石涛画风,诱导其朝夕临摹,铸成张大千在书画上坚实的基础,且影响他后期绘事之开拓。也是在这一时期,张大千广与艺林交游,遍读各家充实学养,潜心钻研历代名家杰作,一一心摹手追,融会贯通,尽吸古人精髓,由古赴新,奠定了他一生绘画创作的根底。二十八岁以后,张大千由师古而师大自然,周游国内名山大川,相继三上黄山,卜居青城山上清宫,游剑门,访峨嵋,领略山水灵气。大千的山水画贯穿他的整个艺术创作生涯:从初涉绘事时学习和临摹石涛、八大及江浙诸家;到四十年代上溯宋元,崇尚“元四家”和董源、巨石等名家,研习刘松年、夏圭和梁楷等的画格,他探索并融合了宋元文人画和院体画风格。而数十年间游历大江南北、高山名胜的同时张大千也积累了丰厚的生活素养,自然“万千丘壑存于胸中”。

  四十三岁时的张大千正当盛年,他穿越千里黄沙,进入古代中西文化交流要塞敦煌,面对元魏隋唐五代以迄宋元的千年艺术大宝藏,坐卧洞窟,醉心期间近三年,编排查考敦煌石窟三百零九个洞号,做了细心的探究考证,更全心全力,从事实地临摹工作,完成二百七十六幅“张大千敦煌壁画”。这是他奋志苦行近三年,追根寻本,撷取了千年艺术精华,而后汇为他整个绘画世界的主要渊源。对于敦煌,张大千曾说:“开始来的时候,我也有些眼花缭乱,看了那样多的名人古迹,到这里来就看不懂了,那时才知道山外有山,楼外有楼,哪里能找到这样众多的名人古迹?”张大千居敦煌近三年之久,全然为唐代的辉煌所折服。他潜心研究,苦心临摹,所以,其后他的人物画,一改往日之态。谢稚柳在《张大千人物画论析》一文中提到:“早年,张大千人物、仕女画的风格在明、清之间。他的人物画,主要是仕女画,其变化、成熟、成功是他在去敦煌时在极其艰苦的环境和敦穆凝重的境界下,潜心临摹研究了敦煌的伟大辉煌的绘画之后……在此之前,他的人物画得之于刚,而啬于柔,妙于奔放,而拙于谨细;这之后则阳刚既胜,而柔缛增,奔放斯练,而谨细转工。”

  解放后张大千移居台湾,随后应邀赴印度举办画展,并考察临摹了阿坚塔壁画数月,旅居大吉岭年余期间创作颇丰。1954年张大千携家眷迁居巴西,翌年位于巴西圣保罗的八德园建成。随后数年张大千在香港、东京、巴黎等多地举办画展并游历欧洲,欣赏西方艺术与山川风光的同时也与西方多位知名艺术家来往相谈。直至1957年因患眼疾愈发严重,张大千返回八德园修养并寻医问药。然而中途阴差阳错最终导致其中一只眼盲,直接致使了大千晚年作画风格的有所改变。好在大千始终乐观,也并未影响其作画的心境和态度,几位擅长篆刻的朋友也不忘幽默一番,纷纷送来“一目了然”、“独具双眼”、“一只眼”等刻章来祝贺他眼疾康复。

  上世纪六十年代,张大千绘画在传统之上又创出泼墨、泼彩一途。他由大写意出发,到采用半自动导引墨色流动的方法、以取得较抽象的效果,作品面貌逐渐接近西方抽象表现主义艺术。至六十年代后期,已能“把石青当作水墨那样运用自如,而且得心应手。”继之画家便开始在泼洒的山形上施以较多的勾皴点染,使之更加具象,回归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本位,完成了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重回“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艺术升华。泼墨山水,集古今泼写之大成,气势万千,写实写意并施,风貌独具,神韵并兼,尤以画面壮丽,像长江黄河,浩浩荡荡而来,蔚为中国近代绘画众流之主脉。在这时大千先生每一落笔,从心所欲,俯拾万物,到了浑然与万物为一体的境界。

  北京诚轩拍卖历年精品赏析——大千佳作

佛教 浮云花纹 分割线   北京诚轩2011年秋季拍卖会第107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青城南望   甲申(1944年)作 立轴 设色纸本  
佛教 浮云花纹 分割线   北京诚轩2011年秋季拍卖会第107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青城南望   甲申(1944年)作 立轴 设色纸本

  出版:

  《张大千画集·上卷》第200页,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2005年6月

  165.5×82.8cm。

  成交价(人民币): 9,200,000

  《青城南望》作于1944年,为五尺宏幅,气势恢阔,是1940年代中期张大千最重要的山水巨构之一,显示出盛年大千无可匹敌的笔墨驾驭能力!全作竖幅构图,画中近景,双坡对峙:中间一条小径通向画外,一曳杖高士与童子迎面露出半身,正沿坡而上。左侧坡崖边缘,山路崎岖,坡石上树木劲挺,由此将画面引向中景绵延莽莽的丛林,林间云雾缭绕,山居时隐时现,林木稀疏处,一江潺湲而出,江左断崖耸拔,江右云山逶迤,层层推远,江水蜿蜒曲折,消失在远山陂陀间,彰显出青城的飘渺幽深。全画铺陈直达幅顶,山峦丛树由近及远,依次缩小,而终极于渺茫。画境之阔远幽深,使观者仿佛身临高处,极目远眺苍茫蒙茸的蜀中胜境。此作章法,表现出深远、高远兼具的深阔境界,可谓得江山之助,迥非常人所及。

  画中山峦叠嶂,尤其是远山部分,大致是用长披麻皴线条,渲染出苍苔浓密、草木华滋的笔墨效果,加之传统典雅的浅绛、花青设色,所达到的“文而不弱、放而不野,沉着而清润”之境,正是董源传派。而远景断崖和近景坡石线条的折转,无疑揉入了北宗笔法。中景的大片林木,则显见石涛血脉,可见画家的善学善化。徐悲鸿谓:“大千潇洒,富于才思……山水能尽南北之变。”知非虚誉!

北京诚轩2010年春季拍卖会第263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煮茶图   丁亥(1947年)作 镜框 设色纸本 
 北京诚轩2010年春季拍卖会第263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煮茶图   丁亥(1947年)作 镜框 设色纸本

  展览:

  “张大千近作展”,上海大新公司,1947年5月,并著录于该画展目录,编号50

  出版:

  《二十世纪京津绘画》第176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0年1月

  《诚轩拍卖十周年精品图录》第76页,2015年11月

  99.4×29.2cm。

  成交价(人民币): 8,960,000

  《煮茶图》绘于1947年,是张大千典型的青绿临古风格作品,这个时期的画作,一直因其工整、古雅、考究、细腻而见称,析其原因,大致有二:一为大千对于董其昌“集大成”理论的接受与消化,董氏有言:“画平远师赵大年,重山叠嶂师江贯道,皴法用董源??集其大成,自出机轴,再四五年,文沈二君不能独步吾吴矣!”如立高阁,点将历朝画家,言语间的气概与自信深深感染了张大千,决意取各家精华,成一己面貌。二是因为1940年代中期,原被溥仪携往东北的清宫旧藏历代书画珍品出现于市场,张大千不惜重金罗致,多幅名迹入藏大风堂,画家得以与之朝夕相对,浸淫于古人技法。大约从1946年起,张大千山水进入其一生艺事的最高潮,由早年的黄山诸家,以后的元人风韵,一跃而上窥董、巨堂奥。《煮茶图》的构图、设色,得力于董源之处正多,其林壑景致之美,既精雅工巧,又气息高古,为大千1940年代中后期的代表作之一。

  《煮茶图》近景一片平坡之上,画老树五株,树间搭一草亭,左侧一块玲珑的太湖石,点出亭中持扇高士,草亭后两棵不高的棕榈,意示出此地气候温润。草亭外置一几,陈古瓶、古书,一童子正在旁边煮茶,另一童子则步入小亭奉茶。顺着煮茶童子的方向而上,一条小桥曲折通向山根,转为山脚小路,逶迤而上,进入画面中景,掩映在竹木间的山斋,斋中长案置古琴卷册,案后设四出头官帽椅,显示出主人弹琴读画的清雅品味。经由山斋侧后方的板桥渡河,远景群峰层叠耸立,对岸高瀑垂流,取景深邃,令人有幽然尘外之想。

北京诚轩2011年春季拍卖会第69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松溪艇子   立轴 设色纸本
北京诚轩2011年春季拍卖会第69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松溪艇子   立轴 设色纸本

  出版:

  《名家翰墨·40·张大千前期山水画特集》第E18页,(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3年5月

  《诚轩拍卖十周年精品图录》第77页,2015年11月

  102.5×47cm。

  成交价(人民币): 17,825,000

  《松溪艇子》约作于1947至1948年间,据题识言系绘于宋楮上,其构图繁复缜密,细节层次丰富,是张大千仿石溪笔法最出类拔萃的作品之一,大千在题识中也将此作与汉唐先贤扬雄、杜甫的诗文相提并论,并直言“退墨苍茫乱笔真”,甚为自得。

  此画以高远、深远取势,近景作平湖坡渚,苍松亭榭,深谷中潺潺山涧从画面左侧蜿蜒而来,汇入眼前开阔的水域。湖面一舟艇静泊,船夫孤坐其中,似在等待不远处相谈甚欢的两高士。视线逐溪而上,则见峻岭危峰,高流急瀑;右侧山势尤为险绝崎峭,高耸处似欲冲破画面,直入云霄,远山堆叠延绵无尽。巍峨山峦之间,草石林木扎实蓊郁,层层屋宇错落掩映,显示山深处的人烟,也给画面以透气的空间。

北京诚轩2006年秋季拍卖会第492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蟠桃献寿   甲申嘉平(1945年)作 镜框 设色洒金笺 
 北京诚轩2006年秋季拍卖会第492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蟠桃献寿   甲申嘉平(1945年)作 镜框 设色洒金笺

  出版:

  《诚轩拍卖十周年精品图录》第74页,2015年11月

  112.5×57.5cm。

  成交价(人民币): 1,430,000

  《蟠桃献寿》是张大千1945年初一幅相当郑重的祝寿之作。这时期张大千的仕女画,得惠于敦煌十分明显,他使用流利富有变化的线条表现对象,色彩则采纯色搭配,沉着明丽却不失和谐,仕女服饰上的纹样组合,多取自敦煌绘画中的装饰图案。除敦煌之外,四十年代也是张大千广泛从古代绘画中汲取营养的时期,山水画追溯宋前董巨,仕女画以敦煌壁画之沉稳古劲,结合宋明诸家的典雅,形成自己独特面貌。

北京诚轩2011年秋季拍卖会第110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梅花高士   庚寅(1950年)作 立轴 设色纸本  
北京诚轩2011年秋季拍卖会第110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梅花高士   庚寅(1950年)作 立轴 设色纸本

  出版:

  《张大千画集》第41页,(香港)东方学会出版社,1967年1月

  《诚轩拍卖十周年精品图录》第75页,2015年11月

  95×48.5cm。

  成交价(人民币): 11,500,000

  1930年代,张大千兄弟与叶恭绰分住苏州网师园,叶氏有感于中国人物画的衰落,曾力劝大千专工人物,以叶恭绰当时在鉴藏界的地位,对大千如此期许,张大千自是颇以振兴人物画为己任。后来艰苦的敦煌之行,大千得以上窥北魏隋唐人物画的真貌,都是在此使命感之下达成的。

  1950年春,张大千结束了在印度阿旃陀石窟临摹壁画的工作之后,于五月上旬偕夫人徐雯波到达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大吉岭,被其旖旎的风光吸引,流连不忍离去。停留大吉岭的数月间,鲜有亲朋故旧与画商的车马临门,大千每日潜心创作,他曾谓:“在大吉岭时期,是我画多,诗多,工作精神最旺盛的阶段,……目力当时最佳,绘的也多精细工笔。”

  是幅《梅花高士》作于1950年夏天的大吉岭,正是大千所谓“精细工笔”之一。画作无背景,绘相邻站立的两位高士,长者拱手白髯,头戴高冠幅巾,着宽博袍服,脚蹬赤头舄;侧身而立的壮年者,头裹蓝色包巾,内着白袍,外罩搭护,左手持折枝白梅,右手曳杖,着赤头舄。线条圆整而爽劲,敷色雅致,气息高古,风格虽仿自明末陈洪绶,但一变老莲画中的清冷,为大千所喜的怡然温暖,与陈老莲的古淡奇崛相较,画家的秀美本色显而易见。

北京诚轩2015年秋季拍卖会第246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江村滴翠   六十八年(1979)作 镜心 设色纸本  
北京诚轩2015年秋季拍卖会第246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江村滴翠   六十八年(1979)作 镜心 设色纸本

  62×112.5 cm。

  成交价(人民币): 5,750,000

  《江村滴翠》作于1979年,是他最晚一个阶段的泼彩佳构。当时画家刚刚搬入摩耶精舍不满一年,结束近三十年海外漂泊生涯,回到熟悉的人文环境中,生活更加适意,与众多知交好友往来频繁,心情格外舒畅。这些内外的变化,自然也影响了他的创作。

  此作采用俯视横幅构图,危峰连绵,形似马鞍,右侧羊肠小道与山顶的房屋,暗示出人迹。绝壁横亘于水中,山根处大石磊磊,芦荻瑟瑟。左上丘原广阔,更增山之雄伟。画家先将水墨缓缓倾倒在纸上,奠定山峦的主体部分,趁墨将干未干时,自右侧倾入石绿、石青,之后用大笔将其向左引导,故彩色随着距离逐渐减淡,亦造成丰富的层次变化。墨块中因笔的导向露出多处缝隙,表现出山中云雾或流泉飞瀑。山的周边,以墨笔点厾,以示草木莽郁,复仔细勾画出房屋、小径、苇草等具体物象。抽象的墨色流光溢彩,与传统的笔墨对比强烈,又毫无生硬之感,统一于墨章色晕的氤氲气象中。

北京诚轩2012年秋季拍卖会第107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碧云红妆   六十九年庚申(1980)作 镜心 设色纸本  
北京诚轩2012年秋季拍卖会第107号拍品   张大千(1899-1983) 碧云红妆   六十九年庚申(1980)作 镜心 设色纸本

  65×140 cm。

  成交价(人民币): 4,197,500

  此作绘满池盛放的荷花,右侧阔大的荷叶几乎遮住三分之一的画幅,一根长茎横逸,从右下达于左上,贯通画面,将荷叶撑至边缘,蓬勃张扬之态似要破幅而出,遮蔽着其下随风摇曳的茎叶。叶片之间,三枝荷花聘婷出水,盛放的一朵半掩于墨叶后,微露容颜,半开者羞怯探出,含苞小荷亭亭玉立,花朵高低错落,在荷叶的前后掩映下,显得格外灵动活脱,清新妍丽。花朵之后,氤氲墨色暗示远处簇簇风荷,营造出荷塘无尽的韵味,颇有“水殿风来之致”。

  画中荷叶,用大笔浓墨略铺出筋络,饱含水分的墨汁及花青层层推染出叶片形状,花茎苍劲如大篆而带飞白,茎上点刺,类于山水中的点苔,颇能为全画提神。花朵、水草的勾勒,流露出很强的毛笔运行的锋颖感,特别是花瓣,先用淡墨勾出带有尖锐笔意的造型,再以胭脂廓尖,上浓下淡,使荷花看起来更有立体感,技法虽得自石涛,精神已全然脱化为大千自己。淋漓恣肆的泼墨与纷披老笔纵横交错,展现出张大千晚年极强的笔墨控制能力,信乎宝刀未老,豪气犹存也。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