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宪庭:邻家姑娘的“女红”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栗宪庭:邻家姑娘的“女红”
  • 来源:
  • 时间:2018-05-10

  邻家姑娘的“女红”

  文 / 栗宪庭

  看雷玲的画,就像看邻家女孩的女红,细密的“绣工”,“一针一线”,“绣”的都是一个女孩家的梦,和她过家家似的“闺阁”生活,没有世俗的烟火气,温馨、平静而带着一点童稚的梦幻。雷玲家住湖南郴州,生于斯,长于斯,几乎没有离开过那个地方。郴州对于我也是一个梦,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但我小时候课本里有柳宗元的《小石潭记》和《捕蛇者说》,听景久矣,自然是向往亦久矣。及长,知道那地方有著名的“三绝碑”,所谓“三绝”指秦词、苏跋、米书之“三绝”,即秦少游作词、苏东坡写跋、米芾的书法。

  据传苏轼极喜“郴江本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两句,并书之于扇。秦观死后,苏轼失声痛哭,特地为这首词写下跋语:“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南宋咸淳二年(1266),郴州知军邹恭,请大书法家米芾亲笔书写秦观词和苏东坡的跋语,请能工巧匠雕刻在苏仙岭白鹿洞旁边的摩崖石壁上。郴州地处五岭,人文景观深远,山姿水色秀丽。山城古郴州也因“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而得以名扬天下。雷玲说“很小很小的时侯,不会走路,也不认字的我,就被父母抱去抚摸那刻有文字的石崖。”生长于这样的环境中,耳濡目染,让她的画有一种秀美风景般的美景美情。

《中科院植物园西双版纳线描1》 手工茶叶纸 30×30×12 2013
《中科院植物园西双版纳线描1》 手工茶叶纸 30×30×12 2013

  雷玲的早期作品只用钢笔画在水彩纸上,慢慢的开始用毛笔、钢笔一起画,画在自己参与手工制作的毛边纸上。在做纸的过程中,加入天然的植物花、草,整个过程也是一种类似女红的“营生”。她的线描自然流畅,装饰感强,我想她一定得益连环图画之类的素养。几岁的时候,她的舅舅就教她画芥子园。雷玲说:“连环画对我也有影响,小时候的家里,满抽屉满抽屉的连环画小人书,我喜欢那线。”“我画画可能跟我妈妈也有些关系,母亲是个读书人,母亲的职业与邮票有关,我几乎是在邮票堆里长大的孩子,因为家庭的缘故,我 2、3岁就喜欢邮票。妈妈说我很小我就能分辨印刷品。我很喜欢很喜欢邮票,那里一版一世界。5、6 岁的我满世界向人讨旧邮票、换旧邮票。7、8 岁便会集一枚一枚的新邮票,四方连。再大一点,就会集 80 枚一版的版票啦。”

  “记不清几岁,妈妈教我刻剪纸,我非常非常喜欢。我刻的非常好,我刻了很多很多年,应该有十年吧。刻得家里桌面上所有的玻璃都刻花啦我还在刻。十岁妈妈教我绣花。十三岁妈妈教裁剪衣裙,编织毛衣。绣花我倒不是很爱,裁剪衣裙我可喜欢可喜欢啦。妈妈很喜欢剪纸的猫,妈妈很喜欢院子里的花。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画猫画花的原因啦,我喜欢让妈妈高兴。妈妈看见画里有猫有花,就会觉得我画得好看。”“我们这地方好诗词,小小孩,咿呀学语,大人就教,话都说不灵光,但诗词却能吟的好。 我很喜欢中学语文老师段菏莲,而她极喜欢诗词,对我有极深的影响。在学校念的大多是诗,后来我便渐渐的看上拉词,而词于我,很清晰,过了千百年仍直抵我心,安静的我可以细微的感受到来源于文字的喜悦。”

《中科院植物园西双版纳线描2》 手工茶叶纸 30×30×12 2013 年
《中科院植物园西双版纳线描2》 手工茶叶纸 30×30×12 2013 年

  邮票,连环画,剪纸,是雷玲学画的养分,她的画因此多小幅,不为“伟大”的艺术而制作巨幅大作,直到前年的香港展览,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画要给别人看,或者参加展览什么的。吟诵宋词是她的另一种画画的养分,或者说是她另一种现实和生活方式,因此,她的作品有一种“书卷气”——仿佛梦游于古诗词之中——借了诗词的眼睛去看现实,去体会生活,去画出来的。她的画也因此多以书法入画,多描写自己身边象小词一样的小情小景,和文人闲暇逸事的味道。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