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士金农|文陆衡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畸士金农|文陆衡
  • 来源:宝典艺术馆
  • 时间:2018-04-03

  原載《古典文学知识 》1991 年第2 期

  金农是清代杰出的艺术家,“扬州八怪”的领袖人物。他不仅在书法、绘画、印章、鉴别等领域久为世人推崇,而且在文学创作上也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其短歌长诗,传诵于大江南北,影响远及日本。

  金农,原名司农。字寿门,一字吉金,因梵典中称“金”为“苏伐罗”,故又署“苏伐罗吉苏伐罗”。号冬心,稽留山民、心出家盦粥饭僧等。其他名号还有20 余个。

  康熙二十六年(1687)三月二十二日,金农出生于仁和(今浙江杭州)的一户富裕人家。金家是钱塘江畔的望族,有“田几棱、屋数区”(《冬心集》)。金农排行第二十六,生来广额明目,天资聪慧,从小喜欢独居静思。金家有一处背山临水的书斋,金农在这里读书习字。透过窗子,可以望见沃州、天姥、云门、洛思等处的重峦叠嶂,还可以倾听钱塘江的澎湃涛声。

  金农17 岁时,为了学诗,他时常跑很远的路,到西湖附近,向能诗的隐士、僧人求教,并经常跟着同乡的项霜田一起去参加当地的诗会。康熙四十五年1706),他专程渡过罗刹江,到萧山拜访了从京城告老还乡的文豪毛奇龄。毛奇龄看了他的诗,大为赞赏。第二年,他又来到长洲(今苏州),拜江南名士何焯为师。金农刻苦学习,广交名士,在青年时代就享誉江浙。当时东南诗坛的盟主朱彝尊也称赏他的才华并吟诵他的诗。他与丁敬、吴西林三人被誉为“浙西三高士”。

  金农一生好游,他自称“出游四十年”,“遍走齐、鲁、燕、赵、秦、晋、楚、粤之邦,或名岳大河,倾泻胸臆;或荒台堕殿,怅触古怀”(《冬心集·自序》)。金农出游时,总有一些朋友、学生陪伴。他们当中,有的工书,有的善歌,有的能操琴,有的擅琢砚。金农身边还带着一只名叫“阿鹊”的小洋狗。一路行来,乐趣无穷。(参见秦岭云《扬州八家丛话》)

  1720 年,金农来到扬州,从此把它作为第二故乡。那时进士程梦星在扬州修建“筱园”,文人墨客们在此结社吟诗,其中有金农的同乡知友陈撰、厉鹗等。金农与他们过从甚密,并很快名震维扬。有一次,扬州某盐商在平山堂设宴,请金农坐首席。席上规定用古诗中有“飞红”两字的句子作为“觞政”。轮到那个盐商时,他绞尽脑汁想不出一个字来,情急之中瞎说了一句:“柳絮飞来片片红。”举座哗然,都笑他杜撰。金农却说:“此元人咏平山堂诗也,引用綦切。”大家便要他说出全诗。金农诵道:“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犹记旧江东。夕阳返照桃花渡,柳絮飞来片片红。”众人都佩服他学识渊博。其实这是金农的即席创作,给那个盐商解了围。从中可以看出他的文思是很敏捷的。

  1723 年到1735 年,金农遨游山东蓬莱,又北上入京,南下娘子关,过太原、临汾,在泽州翰林陈幼安家住了三年。随后又畅游中条、王屋等名山以及湖北、江西一带。

  雍正十三年(1735),清廷举办“博学鸿词科”。浙江归安令裘鲁青在节钺大夫面前竭力推荐金农。金农古典文学知识 1991 年第2 期闻讯后赶紧写了个折子给学使帅念祖,说自己“野性难驯”,要求免荐,并开始留起了长髯。那么,是不是金农

  生来讨厌功名呢?不是的。金农也有“佐良史,石之职,善属文,分曲直”的志向和“何时缀玉班”的渴望。但清廷设“博学鸿词科”的目的是笼络知识分子,实际任用的很少。金农感到朝廷的目的与自己的理想根本不合,仕途必定坎坷,所以不愿应荐。正如他说的那样:“莫怪撩衣懒轻出,满山荆棘较花多。”(《冬心集》)

  乾隆元年(1736),“博学鸿词科”又被提起,金农虽经力辞,但由于种种原因,还是于这年八月到了北京,寄宿在前门外樱桃斜街。可是,等到十月份还不见下文。激愤之下,金农坐一辆鸡公车,冒着拂晓刺骨的寒风离开了京城,直奔山东曲阜。

  年过半百的金农逐渐断绝了仕进的念头,但游兴不减当年。1737 年重游晋东南,翌年游汉阳、南昌。1743年回杭州,和丁敬、杭世骏等十友人组织诗社,啸傲湖山。1746 年游金陵、新安一带。第二年,在杭州西湖度过了他的花甲之年。60 多岁的金农,依然“轻舟短櫂,别剡中诸胜。过吴兴,搅苍弁,阚大雷。下浸太湖,狎洞庭,揖林屋,品第茶经慧泉泉上。蹑良常,憩招隐。复渡江,访蕉先、瓜牛庐。又至广陵,客谢司空寺”。

  晚年,金农客居扬州,妻亡无子,生活非常孤苦。他终年云游四方,不介于金钱,“卖文所得,岁计千金,随手散去”,以至于常常“僧厨断烟”、“九朝三食”。他不得不经常用自己的书画作品来换米:“隶收三折波偃,墨竹一枝风斜。童子入市易米,姓名又落谁家?”(《冬心集》)有时画些纱灯、刻些砚台托人到处兜售。但他的作品双往往不被市俗理解。他曾托袁枚在金陵(今南京)卖画灯。袁枚回信说:“先生笔墨遗世独立,付烛奴以光明之,真奇宝也。奈金陵人但知食鸭脯耳,白日昭昭尚不知画为何物,况长夜之悠悠乎?”他有时还忍痛将珍藏多年的名贵字画,如陈老莲的《卢仝煎茶图》等,拿出来换米。实在山穷水尽的时候,他又只得向好友“打秋风”。

  当时,金农的老友们也都失意潦倒:杭世骏因在乾隆面前提出“天下巡抚应满汉各半”的意见而险些丧命,回杭州摆起了小古玩摊;郑板桥被富豪巨贾扣上“贪污舞弊”的帽子,罢官还乡;高凤翰白白受几年囹圄之苦,废了右臂回了老家;李方膺屡遭弹劾,被投进了监狱;李鱓“两革科名一贬官“;厉鄂寄食在扬州二马家。就连神通广大的盐运都转大人卢雅雨也栽了跟斗。他们的际遇对金农的影响很大。

  老友的失意,自己的孤苦,凡此种种,使金农的心境日益灰暗。年轻时的豪兴没有了,消极出世的念头愈来愈强烈,希望找到“尘垢齐蠲烦恼无”的“净界”。他慕仙:“无烦市上壶公术,好御仙山离合风”:他信佛:“七十老翁妄念都绝,我亦如来最小弟子”;他想归田躬耕:“辞却三公位,桔槔日灌园”;他想浪迹天涯:“一夕菰蒲打蓬雨,声声引梦入江湖”。而更多的时候则是舞文弄墨,排遣愤懑。当时,他住在扬州西方寺,终日写经、画佛、打禅。同时以喝酒、品茶、下棋、赏花来打发时光,甚至“或共鸡谈,或歌狗曲,或养灵龟,或笼蟋蟀”。但这一切并不是他的初衷。他说过:“晕朱调铅,壮夫不为”。他的迂怪举动中恰恰深藏着佯狂避世、怀才不遇的悲哀,连他自己对这种生活是否真能忘忧解愁也表示怀疑:“试问蒲团琳长老,可曾听厌满山泉。”使金农晚年真正感到快乐的,还是他的爱女海珊、学生和朋友们。门人罗聘、项均等追随杖履,菽水承欢,并各自卓有成就。金农的朋友很多,“性情逋峭,世多以迂怪目之,然遇同志者,未尝不熙怡自适也。”他和郑板桥“杯酒言欢,永朝永夕”,“相亲相洽若鸥鹭之在汀渚”。他嗜茶如命,晚年常到瞎子诗友汪士慎家中品茗倾谈。

  乾隆二十八年(1763)秋风萧瑟的时候,一代“畸士”金农,悄然离开了人间。身后萧条,可想而知。老友杭世骏募集了一点儿钱,交给罗聘、朱筼(一个以侠义闻名的诗人)等料理后事。罗聘亲奉业师的骨榇,由扬州送归浙江临平黄鹤山安葬。

  金农留给后人的著作有:《冬心集》、《冬心先生续集》、《冬心先生杂著等》。金农的诗,从现实生活中获取真情实感,题材广泛,内容新颖,并有着浓郁的生活气息。但由于严酷的文字狱的压迫,使他不得不用比较曲折含蓄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思想感情。他的大多数诗,从各个方面反映了知识分子的生活和思想感情。其中有些诗写贫穷、凄楚的生活:

  月夜画梅鹤在侧,鹤舞一回清人魂。画梅乞米寻常事,那得高流送米至。我竟长饥鹤缺粮,携鹤且抱梅花睡。(《题梅墨图》)

  有些诗写怀才不遇的苦闷:

  吹角嘶笳本游逻,慷慨悲歌有谁和。百里宿客马亦饥,饮啮满腹槽下卧。我心兀兀堕渺茫,不随骑吏随艑郎。(《次香山驿》)

  而更多的诗则是抒写洁身自好、孤傲不羁的气节。金农特别喜欢写梅、兰、竹等,以此自比。如写梅:“近来老丑无人赏,耻向春风开好花。”(《题画梅》)写兰:“无人问,国香零落抱香愁,岂肯同葱同蒜去卖街头!”(《自度曲·秋兰词》)写竹:“好似老夫多倔强,雪深一丈肯低头?”(《题画竹》)而最能代表他这种思想的,当推《白鹇词并序》:

  萧颖士之言曰:白鹇羽族之幽奇也,神貌闲暇,不杂于众鸟,人莫得而驯狎之。惟绁乎笼樊之中,殊可慨已。兹睹其毰毸拘囚之状,似类予者,因成短歌。珍禽有知,能弗引吭悲鸣、一和予耶!

  白璧一双实白鹇,主人三载爱渐悭。

  朝来不饮亦不啄,何日开笼返故山?

  素襟难易原太洁,身若穹庐古时雪。

  安得见尔生逢南越王,西京贡入趋步随鸾凰!

  作者高度赞美了白鹇的品格,说它“不饮”、“不啄”嗟来之食,使“人莫得而驯狎之”,虽“绁乎笼樊之中”却“素襟难易”,向往“开笼返故山”、“趋步随鸾凰”的自由生活。这难道不正是作者自己的写照吗?

  金农在一生漫游中写下了大量纪游诗。这些诗看似平淡,实则有味,寥寥几笔就能勾勒出景物的特点,而且往往内含深意。比如著名的《过小孤山》一诗:

  古县萧条对岸开,大江行色榜人催。

  水风多处轻抬眼,浮出青山似覆杯。

  “青山似覆杯”,出喻精奇,形象生动,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而且,“覆杯”之喻信手拈来,仿佛可见诗人借酒浇愁而又不得的无可奈何之状,把诗人郁闷、孤寂的心情表现得含蓄而深沉。

  金农的诗,不仅在内容上“尽取高车彯缨辈不至之境”(《四十七岁自序》),而且在语言上总是刻苦推敲:“只字也须辛苦得,恒河沙里觅钩金”,“卷帙编完顶发疏”,达到了“雕句炼格超篱樊”(《怀人绝句》第5 首)的境地。同时,他还不满于诗歌格律上“昔贤填词,倚声按谱”的老腔调,而“自为己律”(《冬心自度曲》),写出了许多音律自由、别有风味的“自度曲”。

  总之,金农的诗歌,就象一幅幅含意深刻的漫画,幽淡中含奇崛,淳朴中见峭刻,形成了“苦词峭刻寡情欢”(《题贞曜先生集后》)的风格,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因而备受推崇。袁枚称其“诗之清可以声裂孤竹”(《小仓山房集》);郑板桥说:“银河若问支机石,还让中原老匹夫”(《板桥全集》);汪士慎称他“诗奇异独诣,不求同,能弃众人之所收,收众之所弃”(《巢林集》);丁敬说他的诗“不拾人牙后一字”,“风调顿挫,别擅酸盐”(《冬心先生续集》);《清史稿》则称他“诗格高简,有奇气”。甚至那位对“扬州八怪”持否定态度的汪鋆,也不得不说他“别饶异趣,不落昔贤窠臼”(《十二砚斋随录》),可见,金农的诗确有高迈之处。

  陆衡取意金农创作的书法作品

  陆衡自作词《江城子·和郭荦前辈》

  释文:

  展厅邂逅结因缘。墨梅笺,个中玄,一点灵犀,从此汲甘泉。

  惜我荷差辞白下, 心落寞、许多年。

  今朝重聚手相牵,旧阶沿,活神仙,郭老 弥坚,侃侃话当前。

  万事古今东逝水,情与义、共长天 。

  金农书法欣赏

  金农墨竹图欣赏

  金农红梅图欣赏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