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作伪·鉴印:米芾好手段(上)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鉴藏·作伪·鉴印:米芾好手段(上)
  • 来源:杭州日报
  • 时间:2018-03-01

米芾《珊瑚帖》

  陈振濂谈

  本栏目与浙江大学中国书画文物鉴定研究中心联办

  米芾是书法宋四家之一,又是米氏云山的创始者,在山水画上有开宗立派之功。此外,据沙孟海先师著《印学史》认为,米芾还是文人刻印的始作俑者。他的自用鉴赏九印,其中有些粗直者,显然是自己动手所为。这在宋代书画用印而言,一般多命他篆他刻(皆工匠所为)或有自篆(文人)他刻(工匠)的惯例中,米老的自篆自刻显然是绝无仅有的稀罕记录,它下接元代王冕明代文彭何震,可谓开百代风气。

  米芾传世有《宝章待访录》《海岳名言》《书史》《画史》。30年前《海岳名言》有沙孟海先生注本;最近因为想要了解书画鉴定作伪的情况,于是认真读了一遍米芾的《画史》,可谓收益良多。

  米芾的消费观:

  一轴好画 价再高也不亏

  米芾是一个顶级的鉴定收藏家。不但有宏富的私家收藏,而且还被请入宋徽宗崇宁年间内府鉴定书画,崇宁二年(1103)任太常博士,三年(1104)续任,旋外放。崇宁五年(1106),米芾去世前一年,朝廷才专门设置“书画学”机构并以米芾为“书画学博士”,还兼礼部员外郎。那么,正确的叙述应该是他历官为“太常博士”职司宫廷收藏鉴定。北宋张邦基《墨庄漫录》载“是时禁中萃前代笔迹,号宣和御览,宸翰序之。诏丞相蔡京跋尾,芾亦被旨御观”。但其实,米芾卒于徽宗大观元年(1107)。至于崇宁初,他应是“太常博士”而不是“书画学博士”。是跟着蔡太师一起奉旨为徽宗内府整理书画收藏;至于“宣和”御览,他去世12年以后才有“宣和”年号,恐怕是张冠李戴,其实与米芾无甚关联了。

  与米芾同时,专攻书画鉴定并有大成就者,有苏轼、李公麟、黄庭坚、林希、李嵩、黄伯思、董逌、刘泾、薛绍彭等。但最痴迷鉴定的,文献著述推黄伯思、董逌;而实物收藏宏富又推王诜、刘泾、薛绍彭。而在其中最称痴癫的则还是米芾。他有许多言论,十分尖锐而极端,道他人所未道,可谓鞭辟入里入木三分。他坚持认为:“其物不必多。以百轴之费置一轴好画,不为费;以五镮价置一百轴谬画,何用?”

  米芾的大眼界:

  画马要论匹 看画重“清玩”

  精于鉴定的米芾,在《画史》中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可供分析的案例:

  比如他鉴定画马古人之名作,记有“佳本。所见高公绘字君素二马,一吃草,一嘶。王诜家二马相咬是一本。后人分开卖。苏激家三匹,王元规家一匹,宗室令穰家五匹,刘泾家三匹,皆笔法相似,並唐人妙手也”。乃知当时论画马定价不以幅而以“匹”计,岂是王诜家二马相咬又分开卖的时风所致?

  米芾对画作题材的排序也颇有令人意外之处。他是文人画的鼻祖,但他看古画,却是以佛画为首:“鉴阅佛像故事画,有以劝诫为上;其次山水,有无穷之趣,尤是烟云雾景为佳;其次竹木水石;其次花草;至于仕女翎毛,贵进戏阅,不入清玩”。今天看来,要入“清玩”,佛画肯定不合适。至于山水烟云雾景,倒是与他的米点山水甚是吻合。也许,在分类尚不清晰明确的北宋,有时候在画理上自相矛盾也是常有的事。另外,米芾对佛画如此重视,或许也是受到唐以来吴道子寺庙壁画三百堵风气的直接笼罩之缘故?在北宋时,我猜想一定还有不少唐代壁画实物存在,并作为先贤圣迹受到后人膜拜。米芾耳濡目染,印象一定不弱。

  至于法书收藏,米芾更是与周边亲友有赠酬的记录:蔡京曾送他《八月五日帖》;而薛绍彭赠他王羲之《丙舍帖》。米芾与刘泾更有太多的书画相赠和交换的记录。正因为有极多的鉴定收藏经验,他对于辨伪也练就了一套火眼金睛的超人本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