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中国书画拍卖市场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三问中国书画拍卖市场
  • 来源:《艺术市场》
  • 时间:2018-02-28

  整体而言,中国书画在2017年的市场表现较2016年明显好转,随着调整的不断深入,市场的成熟度也在逐渐提升。其中,在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占比已达七成的近现代书画不仅保持其良好的增长态势,而且以高价拍品的频出让其风头更劲,远胜古代书画;但古代书画也在螺旋式增长,亿元拍品春秋未断;而当代书画也表现出逐渐回归理性后的市场企稳。但关于未来市场的发展,人们还是心存诸多疑问。

李可染?《井岗山主峰图》124×69 cm 成交价:RMB 3703万元 北京荣宝2017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李可染?《井岗山主峰图》124×69 cm 成交价:RMB 3703万元 北京荣宝2017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突破10亿元关口的会是谁?

  当中国的拍卖业界在惊叹2017年11月15日的达·芬奇《救世主》槌出约29.8亿元的全球最贵艺术品纪录,热烈讨论和分析中国艺术品能在什么时候诞生震惊世界的战绩时,一个月后的中国2017年秋季拍卖会便让人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2017年12月17日晚开槌的北京保利2017年秋拍“震古烁今——从北宋到当代的中国书画专场”,以4.5亿元起拍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经过激烈争夺,最终以8.1亿元落槌,加佣金9.315亿元成交,成为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

  业界关注的目光一下子从《救世主》转移到了《山水十二条屏》,并开始深挖关于这十二条屏的递藏传奇和收藏价值,更有市场专家说“中国艺术市场即将迎来10亿元时代”。随之相关评论、市场分析不绝于耳,至今风头尤劲。

  综合各种分析不难发现,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能有如此瞩目的成绩,是六方力量联合发力的结果。按图索骥,依照《山水十二条屏》成功的条件来寻找过10亿元大关的中国艺术品,应该能有所获。

齐白石 《山水十二条屏》 180×47cm×12  1925年 成交价:RMB 9.315亿元 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  
齐白石 《山水十二条屏》 180×47cm×12  1925年 成交价:RMB 9.315亿元 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

  第一是画家地位。齐白石不仅是20世纪中国近现代书画界的艺术大师,而且是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在拍卖领域的领军人物,拥有雄厚而坚实的市场基础。如单从价格来看,齐白石画作在之前已经达到了每平尺近千万元的拍卖价格。

  第二是作品重要。《山水十二条屏》是齐白石一生中最重要的画作。其一生创作的《山水十二条屏》共两套,另一组由重庆三峡博物馆收藏,而这件便成为可在民间流通的唯一一组经典。另外,齐白石的山水画原本就是其非常重要的题目,每次亮相拍场都会有不俗表现。

  第三是流传有序。此组经典画作背后的创作故事和递藏脉络清晰明了。更为关键的是此次拍卖之前,《山水十二条屏》被秘藏30多年,且其经历的收藏更替周期很长,完全不同于前两三年市场中盛行的“行家串货”,即同一件拍品两三年内甚至一年之内亮相拍场多次。

  第四是营销到位。亮拍之前,北京保利竭尽所能地对《山水十二条屏》开展拍卖营销,最终吸引了近10位买家,据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透露“几乎都有自己的民营美术馆”,由此想见这里的买家大多有企业资金作为收藏支撑。

  第五是买家信心。不论是2017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的整体市场利好,还是《救世主》的标杆效应,均让买家的市场信心倍增。

  第六是市场周期。20世纪90年代初,单件中国书画的拍场成交额突破百万元。紧接着的90年代中期,中国书画又以单件成交额过千万元而将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推向第一个发展高潮期。2004年、2005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迎来第二个发展高潮期。2009年,由中贸圣佳在当年秋拍“清乾隆宫廷纪实绘画作品专场”中推出徐扬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以1.344亿元成交,让单件中国文物艺术品的成交价格步入亿元时代——那年的拍卖市场共出现4件过亿元拍品。自此,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进入第三个发展高潮期,直至2012年春拍才显颓势。以五六年为周期的市场发展,让赵旭都觉得“今年秋拍期间的情形跟2009年太像了”。不过赵旭认为,《山水十二条屏》创造的纪录将“要保持很多年”。

  “因为短暂几年内可能很难再找到一件东西可以超越它,能比它大体量的齐白石作品,也没有比这组更经典重要的齐白石作品流传民间。”赵旭分析道,“近现代艺术大师中,能在拍卖场上与齐白石不相上下的也就只有傅抱石、李可染、徐悲鸿等,但属于他们的第一大、第一精的作品,市场中现在还没有看到。估计古画古器物上会有超越它的可能。”

徐渭 《写生卷》 成交价:RMB 1.27075亿元   中国嘉德2017年秋季拍卖会
徐渭 《写生卷》 成交价:RMB 1.27075亿元   中国嘉德2017年秋季拍卖会

  古代书画远逊近现代书画?

  相较中国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因为拥有比前者更丰厚的收藏价值和稀缺度,所以在理论上和收藏规律中都应该能有超越前者的市场表现,但自2009年由古代书画领衔推动了一波中国文物艺术品的高潮之后,近六七年的拍卖市场中其势头远逊近现代书画。以至于业界殷切盼望能勇闯10亿元大关的中国艺术品,仅少数人士看好古代书画。

  对此,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艺术总监李砚强分析道:“中国书画所包含的三大部分——古代、近现代和当代。由于当代书画还谈不上收藏,所以收藏和投资大部分集中在古代和近现代,而参与人数最多的是近现代。因为中国美术史在近现代是人才辈出,将唐宋元明清名垂青史的书画家全加起来,恐怕都没有20世纪这一百年出得多。大师多,留存的作品数量多,又离我们的时代比较近,大师的弟子和亲人都还在,作品的真假和质量基本可以把控。所以,作为经营单位的拍卖公司,从市场和学术的角度来考量,将重点放在近现代也不是偶然的;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如此。”

  在知名古代书画收藏家朱绍良看来,中国书画在拍卖场的厚今薄古是由三大因素促成。“首要因素是古代书画中的珍稀名品基本都跑到博物馆和机构去了。但近现代书画有很大一部分还是在民间。就以齐白石为例,北京画院、中国美术馆的收藏,不见得在质量和体量上能超过《山水十二条屏》等民间收藏;而且近现代书画相对容易鉴定真伪,民间收藏极为丰厚,相对容易市场化运作。”朱绍良说。

  第二大因素是审美和文化的缺失。“现代的书写习惯致使我们无法充分理解古代书画。不了解,就没办法欣赏,再加上近现代流行的西学东渐、中西融合,让我们丢弃了很多优秀的传统和文化,比如不知道‘六法’,如何创作、品赏书画。而近现代书画的审美亲民性—更容易看懂,自然让中国书画拍卖的主打锁定在近现代板块。”朱绍良分析道,“但美术史终究是要回到正确道路上的。随着文化自信的不断增强,审美终究要回归到传统上。拍场风气也终究会扭转厚今薄古的风气。”

  第三大因素是功利心愈加明显和资本进入市场。“毕竟拍卖是要通过频繁的、不断的交易来实现价值增值的,这必然会产生功利心,而且功利心还会越来越重,又会导致炒作等不良行为危害市场,再加上以逐利性为根本特征的资本进入市场,诸多因素迫使市场做出的最佳选择只能是近现代书画,因为古代书画在存世量、价格评定等各方面都不适合现代市场的运作模式。”朱绍良告诉记者,“但玩古代书画的人都不大相信近现代书画的成交结果,也不受其影响。正是由于他们非常理性,对藏品价值的判断非常现实,所以古代书画的拍场表现才不会像近现代和当代书画一样如脱缰野马般狂奔,且受政策、金融等大环境的影响较大而大起大落,古代书画是一个慢牛的过程,是一步步走向应有的水准。”

  中国的文物艺术品拍卖只有25年的发展时间,相比西方已有的200年,太过短暂。朱绍良从西方绘画艺术的历史变迁分析说:“尽管达·芬奇的时代相当于中国的晚明时期,但达·芬奇的《救世主》相对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有一点儿类似于宋代书画于近现代书画。达·芬奇作品的身价不是一件毕加索作品能比的。同样的规律,民国时期的琉璃厂,齐白石的作品才卖二十块大洋,而清代‘四王’中画价最高的王翚,其画作最高是两千大洋,平均是两百大洋。再往前推,明代项子京买文征明的小楷‘古诗十九首’册是礼金四两,但项元汴购藏王羲之《此事帖》‘用价五十金……定价三百金’,王羲之的《每思帖》也是他花去五十金买的。可见,厚古薄今才是符合艺术品收藏规律的,而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厚今薄古的现象会随着市场的不断成熟而被慢慢改变。潮起潮落,就会发现谁在裸泳。”

张大千 《江堤晚景》 187.5×120cm  丙戌(1946年) 成交价:RMB1.3225亿元 中国嘉德2017年秋季拍卖会  
张大千 《江堤晚景》 187.5×120cm  丙戌(1946年) 成交价:RMB1.3225亿元 中国嘉德2017年秋季拍卖会

  中国书画蓄金池有多大?

  曾经一直被认为是占据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半壁江山的中国书画,在2017年完成的战绩已经打破以往的格局而变成占比近70%。另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书画在2017年共诞生15件亿元拍品,而这一数据在2016年是9件,最终实现总成交额较2016年的逾231亿元增加不少。为此,业界普遍认为,中国书画在2018年会蓄积更多资金。

  如赵旭就认为:“其实,现在很多行业的领袖没有参与进来,他们觉得拍卖很陌生。只要他们一进来,中国的拍卖还会有更加广阔的市场。拍卖作为非标准行业市场是很大的。但我们没必要与西方的市场去对比,因为其他国家的拍卖公司加起来也没有中国拍卖公司的1/10,而且收藏家和收藏品种也不一样,西方藏家更青睐于名画,而国内藏家青睐的藏品品类则遍布古董、油画、国画、古籍等各个门类。所以,未来几年,市场会有更好的发展,我希望能在艺术品金融上找到一条路,把拍卖再做大。”

  与此同时,业界普遍认为,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中的超级买家是存在的,他们并未跑到欧美去买毕加索或者莫奈,中国艺术品只要出现精品,他们便会浮现。所以,市场的两极分化愈加明显,新鲜的顶级艺术品永远是藏家追逐的目标,而那些“熟货”将逐渐被拍卖公司淘汰。而且很多超级买家将从互联网、金融和投资等时髦又是资金密集度高的行业,源源不断地进入收藏领域,回归传统的投资和收藏。由此,2018年更将引发一轮新的行情。

  不过,朱绍良认为,新藏家的进入虽然能促进中国书画拍卖的进一步扩大,但为了避免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产生剧烈动荡,期待新藏家能够持续关注拍卖。新藏家们一定是要准备好才能进来。“毕竟不管是古代书画还是近现代书画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而准备的,新进来的人要多读书,做好知识储备,修炼鉴赏能力。”对此,朱绍良建议:“尽管现在国内有很多专家和古董经纪人,但不能只做耳识者,总是靠顾问和帮手购藏是不行的,这终究成就不了大收藏家。”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