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创作与研究误区 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书画创作与研究误区
  • 来源:月雅书画
  • 时间:2018-02-14

作者:刘进安

误区之一:断别现象

从中国画艺术的发展初始,到不断完善成熟的过程中,历代画家所付出的劳动和心血并以此达到的结果,应该说是一种牺牲现象,以牺牲自我的“情”、“意”作代价,而换取一种“形象格式”的完美,或者说,当画家以非凡的技艺在努力完成那“至高无上”的审美境界时,在不自觉当中,或习惯地蜂拥于一场中国画模式的“竞赛”,使中国画作品成为远离画家心态、情操而独立成章,成为历代画家敬仰无比的“孤品”。

在中国画具体制作中,画家的注意力和关注点是笔墨运用的考究、笔法的借鉴和来源出处。注重作品的“气韵生动”、“似与不似”,在总体格局上追逐一种感觉上的完善。

另外,中国画的特点多是案头之作,是依赖速写和草图的帮助,或者说是依靠记忆的想象来进行绘画创作的,由此也可以看出,驱动中国画家不断画下去的原动力,是靠不断地“搜尽奇峰打草稿”过程,从中得其“蒿山多好溢,华山多好峰……”,以其外物形状的感染力得其画“意”,随成之奇崛神秀、长林巨壑、小市寒墟、图野村屋式的曲幽神韵,得此画家“意”的终结。

由于中国画艺术这种特殊的治学心态和作画方式,画家自身的情感和意志被一种“假象”所替代,绘画手段走入盲目地摹拟,由此而搁浅了画家原本启动的内驱力,封闭了画家直接透彻的表述语言,老化了画家那生生不息的创造力,使之形成了混沌状态下的某种习惯,画家可以无动于衷地涂鸦出成堆的中国画作品,甚至在一夜之间颠来倒去的颠倒黑白。

应该说我们的画家所付出的“劳动”是“崇高”而“无私”的。因为靠历代画家的努力使中国画艺术各个方方面面都有章可循,有法可依,给后学者铺续了一条如何走向中国画艺术巅顶的明确之路。

黄公望《九峰雪霁图》

李唐《万壑松风图》

马远《踏歌图》

误区之四:占山为王

“占山为王”、“自立家法”、“门户之见”,是中国大文化背景下的特殊产物,在其它行业多例可鉴。绘画界中自古至今也无不受其影响而渗透着“自立家法”式的治学形式和心态。

当画家具备一定的传统技法后,在“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中,意于搜寻“别开生面”的物象作为画家的绘画语言,以捷足先登的方式靠一次偶然的发现,甚至拍案惊奇于自己的发现,寻觅到了“好画面”而终生不渝。由此而形成了大大小小的谁家山、谁家水、谁家虫鱼、谁家虾蟹的“家”天下,使后学者不敢涉足于“王”者占为己有的区域。同时,也由于后学者和“王”者“大师们”的心态无异,不得已而被推挤到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状态,尚且不知自然界还有多少未被发现的物象在等待着画家们。

所谓“家法”,是指笔法、皴法、点法和其它运作的处理手法。有“家法”必有家规,分布在各大区域的名师高徒们谁能违其师尊而独辟蹊径呢,只是在继承的基础上求发展,求变化。这种治学方式自然形成了一种稳固的循环带,是主流,是中国画生生不息持续至今的主要原因。

有了门派,也就产生了门户之见,以传统的规范标准求其正宗,排斥所谓不够“传统”的“左道旁门”,以“门派”和“正宗”作标本,作为稳固某种绘画样式的武器。无疑对后学者和意于改造中国画的勇土们在心态上产生重大阴影,使中国画艺术的运行轨迹始终遵循着“笔墨”这条主线,否则就不是正宗的中国的绘画艺术。

刘进安|1957年生人。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全国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文化部美术专业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第五届、第六届北京国际双年展策划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特聘教授。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