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武:尽量挖掘属于人性深层的现实生活的表现 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袁武:尽量挖掘属于人性深层的现实生活的表现
  • 来源:库艺术
  • 时间:2018-02-02

袁武

Yuan Wu

袁武,1959 年9 月生于吉林省吉林市,1984 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艺术系,1995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获硕士学位。历任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副主任、教授;北京画院常务副院长、北京画院执行院长,2017 年3 月辞去北京画院执行院长之职。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国家画院研究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编者按

1949 年以后所逐渐形成的以徐悲鸿、蒋兆和等艺术家为代表的水墨现实主义传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占据着中国水墨领域的话语权。因此,在1978年以后,这一所谓“主流画派”也遭受了最多的争议和反对。这里面的问题纷纭复杂:“徐蒋体系”是否是一种对古老水墨传统的破坏?除了时代背景之外,在艺术上的贡献有哪些?它是否属于“现实主义”等等……在艺术外因素的影响下,事实上时到今日我们仍然无法对这些问题做出纯然客观和学术上的判断与梳理。

袁武的绘画无疑来自于这一传统,而他之所以有今天的影响力,又恰恰在于他在某种程度上突破了这一传统的局限性,拓宽了这一传统的表现力和深刻性。他的成功,首先来自于以深厚的功力突破了技术的束缚,进入到自由表达的境界。再者,他将名义上是“现实主义”实则是“粉饰主义”“矫饰主义”的假大空摒弃掉,而在对现实的观看中真正贯注以人文的关怀和历史的眼光,以深刻的画技让画面说话,让面孔诉说。因此,他非但不是“现实主义”的叛徒,反而是真正得了“现实主义”的三昧,这在今天的主流画坛中反而成为了特例。

袁武喜欢研究近代史,这也是一段最具争议众所纷纭的历史,在短短一百年中出现了无数的英才豪俊,意图救国为民,有的被历史长河所淹没,有的折戟疆场,有的壮志难酬,有的激扬文字……但也正因如此曲折诘屈,反而留给绘画表现的空间并不太多。而袁武以精到的笔墨刻画民国人物的形貌,并与中国文人山水的静谧空间相并置,写实与写意,具象与抽象,古老与现代之间的巨大对比,留给观者无数的想象空间。再联系袁武的关于普通大众的画作,可以感受到袁武在“人与历史”这一宏大时代命题中的不断深挖。

关键字:现实主义 表现力 内心所需 气势 对比 近代史 立场

大江东去──邓小平 340cm×290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7

袁武:尽量挖掘属于人性深层的现实生活的表现

采访人_ 洛素

库艺术= 库:常听人说写实绘画没有前途了,主流绘画没有意思了,您的水墨却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这种论调。为何能做到这一点?

袁武= 袁:准确的表述应该是:写实绘画己经登上了高峰,月满则亏。所以写实绘画不再风光了。主流绘画却是另一个问题,有一段时间我一直认为主流绘画和现实主义绘画是一回事,但近年来我渐渐觉得这不是一回事。建国以来的主流绘画其实是社会主义的现实绘画,是以歌颂为主的一边倒的为党服务的创作原则。所以这样的创作是有局限性的。

我的创作在之前一直是这种所谓的现实主义绘画,近年来我在认真地反省自己的艺术创作,逐渐有意避开虚假、概念的创作模式,并且在尽量挖掘属于人性深层的现实生活的表现。

大江东去──黄兴 370cm×215.8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7

库:您秉承的是中央美院人物画的传统,在您看来这一条传统中最精髓,也是最让您无法割舍的是什么?

袁:中央美院人物画的传统就是“徐蒋绘画体系”。我的人物画确实是从这个传统中走来的。我认为它的精髓和精神,就是对中国古代传统人物画的发展,特别是对西洋绘画中科学造型元素的借鉴。使中国画人物有了更加丰富的表现力,这是我一直走这条路的原因。

大江东去──蒋介石 370cm×290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7

库:您的艺术无疑来自徐悲鸿现实主义一路的,所谓现实主义,其实并非完全写实,而是有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上的倾向性。而您在强化个人特质的前提下,依然保有甚至主动强化了那种大的历史情怀和人文观照。这似乎已经不是一个题材的问题,而是内化为您的一种个人视角。

袁:所谓的“现实主义”每个艺术家有不同的理解,就是我个人以前和现在的理解也是不同的。前些年我的创作多是关注社会上发生的事件,如“抗洪”“非典”“建国”“建军”,既现实又赶时尚。近几年我开始脱离“国展”标准,画自己真正动心和强烈要表达的一些题材。也可以说不是题材问题,而是个人愿望和内心所需。

大江东去──李鸿章 368.4cm×144.8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7

库:您在这一条脉络里面,可以说是把水墨人物画的视觉强度和现场张力塑造到了一个极致。改变了我们通常认为的水墨只适于近观,而不适于远观,不适于大的展览空间的传统认知。

袁:中国画人物自从受到西洋绘画的影响后,画面就出现了各种视觉效果,过去的中国画只知道笔墨趣味和意境格调的追求。现在的中国画,特别是人物画又多追求质感与形象的过份写实。这些都是我不太愿意在作品追求的,我更希望我的作品在整体上有大的气势和强烈对比,同时也希望画面中有精緻的细节刻画,但不是所谓“写实”,更不是质感的“写真”。这是我在绘画作品中一直在把握和表现的。

大江东去──袁世凯 335cm×274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7

库:如何想到要画这些民国人物,他们吸引您的是什么?

袁:我一直喜欢近代史,看了许多民国时期的人物传记,也曾经画了一些近代名人的肖像,如胡适、于右任、李叔同……但是真正近代史中的重要人物不只是他们。那些起到推动历史转折作用的真正的大人物,在我们学过的课本和历史常识中的解释也并不准确,甚至有许多误读。这是我画这批近代人物的初衷。

百年肖像 孙中山 35cm×54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6-2017

库:您在这些民国人物之后搭配传统山水,不由让人有“风景不殊,山河已异”之感慨。是否也彰显了某种中国传统与现代的断裂?

袁:中国古代山水画是中国画的经典图像,不仅是代表中国画的符号,也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象征。这是我将这些中国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置于山水画中的一个原因。把芸芸众生也置于这些山水画中,是想表达当下许多人对传统文化的误读和俗化,甚至是践踏和断裂。

百年肖像 章太炎 35cm×54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6-2017

库:虽然年代并非特别久远,但因历史的断层,民国时代似乎已经非常遥远模糊,在您写实精微的笔墨下,那个时代的人物面孔又重新浮现在我们面前。绘制他们的肖像与普通人的肖像对您来说是否一样?

袁:不太一样,这些伟人的形象家喻户晓,给予画家的创作表现空间不多了,我的人物画喜欢强化对象特怔。如果对这些大人物也注重强化,会被理解为“丑化”。所以画的过程中感觉有些受束缚,不太自由。特别是毛泽东和蒋介石,一位被美化的过于“红、光、亮”,一位被丑化的过于“假、恶、丑”,都在人们心目中留下了符号式的固定形象,我的重新表现却反而有点放不开笔了。

百年肖像 梁启超 35cm×54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6-2017

库:当然今天的艺术家都是崇尚自我表达,关心自己的感受,而您的作品作为一种宏大话语下的个人表达的样本,您如何看待今天的艺术家和时代变动之间的关系?

袁:好的艺术家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定力,不能人云亦云,不论是面对时代还是自己的内心,都要时常的反思,多些思考和疑问。即便是不能引领什么,也不该随波逐流,跟帮起哄。一个画家应该是个知识分子,应该有文化,努力去做形而上的东西。时代的变动是有所不同的,有的时候是向前发展,有的时候是向后倒退。这需要一个艺术家去分辨,去表明立场和态度。

百年肖像 蔡元培 35cm×54cm 纸本水墨设色 2016-2017

库:今天您已经走遍世界,看到世界各地的艺术状态,对于水墨有何不一样的反思?

袁:水墨是艺术的一种表现语言,有它的不同出处。或东方或西方,它们有本质的不同。不必使它们调和,就象西方的烤牛排和中国的炖牛肉,各有不同的口味和食客。我喜欢东方的水墨画,但我很想加入一些西方绘画的元素,所谓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使东方的水墨画不那么老套、有那么一点别样,更当下一些。不指望我的画走向世界,但却希望吸引更多的观赏者。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