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元青花的自白:元人与酒那些事儿_书画圈网—官方网站
您好,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
一批元青花的自白:元人与酒那些事儿
  • 来源:新浪收藏
  • 时间:2018-01-22

  来源: 博物馆丨看展览

  原标题:保定窖藏酒器的自述:元人与酒的那些事儿

  大家好,我们是来自元代的一组酒器。出生于浮梁,就是今天的景德镇。

  我们的主人是元代保定路数一数二的人物,他英勇善战,靠他的赫赫战绩得到了这组御赐的酒器。主人对我们十分爱惜,只有重要场合才把我们拿出来使用。

  元末农民起义风起云涌,为了保护我们不毁于战争,主人忍痛将我们连同他心爱的绿松石山子、玻璃瓶、玉片等埋入地下,小心的做了标记,希望战乱过后再将我们完好无损的取出来。

  只是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他。等我们再呼吸新鲜空气时已经是1964年。物换星移几度秋,埋藏我们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所学校,不变的是世人见到我们时的连连惊叹。

  “是一批元青花!”

  “是啊,解放前后出土的元青花数量极少,这次竟然同时出土了六件!”

  “青花釉里红大罐和八棱梅瓶还是成对出土。”

  “元代八棱形青花瓷器以往只见过葫芦瓶,这次出土的三种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蓝釉金彩也很罕见,可贵的是金彩还很鲜艳呢。”

  他们边小心的将我们从泥土中取出边止不住的感慨。

  除蓝釉描金盘没有经受住岁月的洗礼,被泥土压碎了,其余的兄弟都被文保人员修复。

  考古队员将我们命名为保定窖藏瓷器,我们现在分别住在故宫博物院文华殿(恩!各种釉彩大瓶是我们的室友!)与河北省博物院(恩!兆域图跟我们是一个寝室楼!)。

  02

  制作我们的工匠对我们的出生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将元代创烧的,在我们那个年代最流行的卵白釉、青花、青花釉里红、蓝釉金彩毫不吝惜的运用在了我们的身上。

▲卵白釉双龙纹菱口盘局部
▲卵白釉双龙纹菱口盘局部

  图片来自《中国出土瓷器全集·河北卷》

▲青花海水白龙纹梅瓶局部
▲青花海水白龙纹梅瓶局部

  图片来自吾有好爵

▲青花釉里红罐顶部狮纽
▲青花釉里红罐顶部狮纽

  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官网

▲蓝釉梅梢月纹盏局部
▲蓝釉梅梢月纹盏局部

  图片来自《中国出土瓷器全集·河北卷》

  我们的配色代表了元代上层人士的审美。

  爱蓝色,爱白色,爱蓝配白,爱白配蓝。

  想要生产出我们其中一个已经非常不易,生产一组更是难上加难。

  你们看大罐哥那庞大的体型,想要拉坯成型这么圆润(pang)的瓷器,不是经验丰富的老工匠是做不出来的。

▲青花釉里红狮纽盖罐
▲青花釉里红狮纽盖罐

  保定窖藏出土一对

  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官网

  再看看它脑袋上的狮纽,满身的青花以及它鼓鼓肚子上的镂雕装饰,看到上面的釉里红了吗?要知道釉里红烧造温度十分狭窄,将青花和釉里红烧造在体量如此巨大的器物上着实不易。

▲青花釉里红狮纽盖罐局部
▲青花釉里红狮纽盖罐局部

  图片来自吾有好爵

  因此大罐哥也被学者誉为工艺最复杂、装饰最华丽、最费工时的元瓷。

  再看看梅瓶哥、玉壶春瓶哥、执壶哥我那修长的八棱身材,采用了最复杂的八棱成型工艺。

▲青花海水白龙纹梅瓶(失盖)
▲青花海水白龙纹梅瓶(失盖)

  保定窖藏出土一对

  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官网

▲青花八棱玉壶春瓶
▲青花八棱玉壶春瓶

  保定窖藏出土一件

  图片来自吾有好爵

▲青花八棱执壶
▲青花八棱执壶

  保定窖藏出土一件

  图片来自吾有好爵

  我们的成型、装饰、烧造过程太复杂,成功率很低。因此数量都比较稀少,比如梅瓶哥就是孤品,迄今为止世上仅此一对。

  物以稀为贵,然而我们不仅仅是贵可以形容的。在我们那个年代有钱也买不了我们这样一组酒器。

  因为我们是供御产品,皇家制造,但求质量,不计成本。

  看到我们身上的四爪龙纹、麒麟纹、凤纹、金彩了吗?这可都是禁限纹饰,官府已经明令禁止老百姓在器物上用描金或使用麒麟、凤、龙纹。只有皇帝才可以使用五爪龙纹,印有四爪龙纹的我们是皇帝专门用来赏赐高级官员的。

▲青花梅瓶上的麒麟纹、凤纹装饰
▲青花梅瓶上的麒麟纹、凤纹装饰

  图片来自吾有好爵

  03

  从实用性上来说,我们兄弟虽然都是酒器,但分工各不相同。

  我们分别是:

  储酒器(青花釉里红狮纽盖罐一对、青花海水白龙纹梅瓶一对)

  斟酒器有时兼做温酒器 (青花八棱玉壶春瓶一件、青花八棱执壶一件、蓝釉描金匜一件)

  饮酒器 (卵白釉印龙纹菱口盏一件、卵白釉双龙纹菱口盘一件、蓝釉金彩盏一件、蓝釉金彩盘一件。以上组成盘盏两付。)

  储酒

  储酒器一般为大型的瓮、罐及梅瓶、小口的鸡腿瓶等,带盖的玉壶春瓶有时也被用作储酒器。

▲储酒器瓮、梅瓶等
▲储酒器瓮、梅瓶等

  山西阳泉东村元墓壁画

▲储酒器罐
▲储酒器罐

  山西兴县红峪村1309年墓壁画

  为了防止酒气散发,酿造好的酒一般都要密封保存。作为一个储酒器,密闭效果很重要。有的储酒器会在装好酒后用泥封口。

  可是用泥封口有损我哥的颜值,设计酒器的老师傅匠心独运在狮纽盖罐的盖子内部设计了一圈凹槽结构,龙纹梅瓶盖子内部设计了柱状插榫,使盖与口完美契合达到密封的效果。既美观又实用。

  以前,再烈的酒一般也很难超过18度,而在我们那个年代,已经出现高度数的蒸馏酒,我们叫做“阿剌吉”。

  只是人们喝惯了黄酒、米酒、果酒这种低度数的酒,对于“阿剌吉”这种元代新出现的,喝起来很辣,喝一点就浑身发热的酒很不习惯。

  于是他们在小本本上默默的记下了:“阿剌吉,尤毒人!”“阿剌吉,有大毒!”

  (阿剌吉表示:这个锅我不背!你们对我一定是有什么误解。)

  酒从储酒器中倒出来并不马上饮用,我们那时的酒并不像今天这样清澈,有的酒糟与酒液是混合在一起储存,有的酒比较浑浊有沉淀或酒渣。

  最近比较火的白居易先生曾在一个寒冷的冬夜,诚挚的邀请它的小伙伴刘十九一起取暖品尝新酿的未经过滤的酒。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家新酿的米酒还没有过滤,上面漂着一层酒渣,小小的红泥炉烧的通红。天色已经晚了,马上就要下雪了,我们一起喝一杯如何?

  诗中就将未过滤的酒,酒面上漂浮的微绿的酒渣形容为“绿蚁”。(为什么突然间不想喝了=。=)

  梁山好汉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叫“筛一碗酒来吃”,筛酒就是将酒过滤一下的意思。

  温酒

  过滤好的酒我们习惯把它温一下再喝。大家耳熟能详的煮酒论英雄、温酒斩华雄都有提到温酒。温酒虽是一件不起眼小事,想要将酒温的恰当好处却不太容易,每一次都将酒温到合适的温度恐怕是需要一定功力的!

  《南村辍耕录》中记载了一个故事:

  一位叫宋季的男士想在杭州找一个颜值与才华并重的妾室,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中意的姑娘。有一天有人介绍了一个叫奚奴的漂亮女孩。见面后,宋季抛出了他的问题——你的才艺是什么?

  别的姑娘都说什么琴棋书画。奚奴却说我会温酒。

  听到这里围观宋季相亲的吃瓜群众哄堂大笑。(内心os:温酒算什么才艺)

  后来奚奴开始了她的漫漫温酒生涯。第一次温的太热了,第二次又温的太凉了,第三次温度刚刚好。然后以后的每一天奚奴都能将酒温到第三次的温度。从宋季与奚奴结婚,直到宋季去世,奚奴温的酒“无过之或不及”。

  宋季死后,将遗产留给了奚奴。奚奴因此暴富,人们尊称她为奚娘子。

  书中评论:“一事精至,便能动人,亦其专心致志而然。”

  认真努力的人最动人

  宋时,常见温碗注壶为一套的温酒器,温酒时将注壶放入碗中,以碗中的热水温之。温碗注壶既是温酒器也是斟酒器。

▲青白釉温碗注壶
▲青白釉温碗注壶

  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官网

  那我们的时代,用什么温酒呢?

  有学者认为匜就是温酒器。也有学者认为匜是斟酒器或饮酒器。为了保持匜的神秘感,我决定保守它的秘密,期待更多资料出现,学者们能够解开它的身世之谜。

▲蓝釉折枝纹匜
▲蓝釉折枝纹匜

  保定窖藏出土一件

  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官网

  不过呢,我倒是可以偷偷告诉你它的另一个秘密,想知道它blingbling的金彩是怎么画上的吗?

  emmm……这可能是一个有味道的故事。

  《景德镇陶录》:“金花定碗,用大蒜汁调金描画,然后再入窑烧,永不复脱。”

  就是说这种描金工艺是用金箔加铅粉研成粉末,再调大蒜汁描绘在瓷器上,经焙烧之后用玛瑙打磨而成的。

  是不是有点重口味。

  除了匜之外,玉壶春瓶有时也会做温酒器使用。

  《事林广记》“把官员盏”条记载:“酒以壶瓶盛之,须荡令热。”

▲山西阳泉东村元墓壁画中的温酒场景
▲山西阳泉东村元墓壁画中的温酒场景

  壶瓶即为玉壶春瓶,将酒装进玉壶春瓶中将其烫热。壁画就记录下了这样的场景,画中男童身前有圆几,上置仰莲座火盆,火盆上有铁釜。男童手握玉壶春瓶的颈部,利用铁釜中的热水温酒。

  饮酒

  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时,首都汴梁的酒店里经常能见到两人对坐饮酒,桌子上摆着注碗一副,盘盏两副,果菜碟各五片,水果碗三五只。

  宋墓壁画中也有这样的场景。

▲白沙宋墓壁画
▲白沙宋墓壁画

  到了我们元代呢,温碗注壶就没有那么流行了,比较“潮”的是用玉壶春瓶与台盏配合着喝酒。

▲卵白釉印龙纹菱口盏
▲卵白釉印龙纹菱口盏

  保定窖藏出土一件

  图片来自《中国出土瓷器全集·河北卷》

▲卵白釉双龙纹菱口盘
▲卵白釉双龙纹菱口盘

  保定窖藏出土一件

  图片来自《中国出土瓷器全集·河北卷》

  酒杯与盘组成盘盏(台盏)一套,成套的盘盏常在釉色与纹饰上常相互呼应。

▲蓝釉描金梅梢月纹盏(配套的蓝釉金彩盘已碎)
▲蓝釉描金梅梢月纹盏(配套的蓝釉金彩盘已碎)

  保定窖藏出土一件

  图片来自吾有好爵

▲玉壶春瓶与台盏配合使用
▲玉壶春瓶与台盏配合使用

  山西阳泉东村元墓壁画

  我们曾亲历过一次敬酒仪式,那天家里有尊贵的客人到访。主人使用我们敬酒以示隆重。那天的情景是这样的:

▲壁画中的敬酒场景
▲壁画中的敬酒场景

  陕西蒲城洞耳村元墓壁画

  敬酒人捧着台盏站在前面,仆从一人拿着果盘,一人拿着玉壶春瓶并立在敬酒人的后面。

  敬酒人捧着台盏走向前,先让仆从从玉壶春瓶中斟一杯酒。然后敬酒人亲自尝尝酒的温度是否刚刚好,然后将些许酒倾倒在盘中,再令仆从将酒斟满,然后跪下把酒献进客人,后面的仆从也跟着一起跪下。

  敬酒者说:“小人没有什么孝敬官人的,只有一盏淡酒,希望官人不要见怪。”

  等客人接盏后,敬酒人拿着盘向后退三步,再跪,等到客人喝完后才起身走上前再跪用盘接盏。

  如果客人没有喝完,则要再跪劝他喝完才能接盏。接下来后面的仆从依次进献水果、食物等。

  (我们那时敬酒的礼仪太繁琐!敬酒仪式结束后我的膝盖有一点痛,啊,对,我没有膝盖……)

  没有客人的时候,主人也经常将我们拿出来赏玩,他经常看着匜底的折枝纹在酒中摇曳恰似疏影横斜,手中把玩着梅梢月纹杯,心中吟诵着林逋的小诗慢慢品酒: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诗人赏梅时虽有梅但无酒,而使用这组酒具喝酒时即使无梅无月,也能带主人进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意境当中去呢。

  是不是还没有喝酒就已经醉了呢?

  参考文献:

  赵巨川、何直刚:《保定市发现一批元代瓷器》,《文物》,1965年第2期。

  郭学雷:《保定元代窖藏主人及相关问题的探索》,《幽蓝神采2012上海元青花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第2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

  孙机:《中国之谷物酒与蒸馏酒的起源》,《从历史中醒来:孙机谈中国古文物》,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6年。

  部分图片来自微博用户:吾有好爵,已获授权,未特殊注明的图片均来自考古简报。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友情链接